《乡野小农民》



刘静跟王旭之间其实很纯洁,王旭做的这些,跟苏寡妇猜测的根本不一样,刘静只是被阎王笑咬了而已。

柳树屯儿有三大宝:美人、草药、阎王笑。

这阎王笑就是一种三角头的黑花毒蛇,据说咬到了以后,浑身发冷,嘴唇发紫,如果不及时救治,半个时辰就得嗝屁朝凉,所以上山的人们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被这个东西咬到。

另外,这个东西一咬到人,被咬的地方就会变成铁青色,摸起来硬邦邦的,如果不能及时放血,整个身子就会慢慢的变得青紫,然后一命呜呼。

刘静被咬,没有放血工具,王旭只好用嘴,谁知道,却被苏寡妇听了个光景,更因此让王旭有了生命里第一个女人,也算是天意。

王旭他爹王铁锤从小教给王旭的各种学问,其中就有治疗毒蛇阎王笑咬伤的方子,只要别超过二十分钟,基本上都可以救活。

刘静在地上趴了一会儿,总算是休息的差不多,她看向王旭的目光里满是感激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这个小男人,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不顾自己的危险竟然用嘴替自己吸蛇毒,尤其还靠近那个羞人的地方,这让刘静心里百味杂陈。

王旭也在看着懒洋洋地刘静,狠狠盯了那白花花的两臀肉一眼,嘿嘿一笑,他想,这蛇也真会选地方咬人,咬在什么地方不行,非得咬在那里!

“嫂子,放心吧,你死不了,快穿裤子吧,我这都看了半天风景了,嘿嘿。呃,对了,我去给你寻点紫心草和仙人锯,敷上就好了。”

满脸通红的瞪了王旭一眼,刘静慢慢转过身,挣扎着把裤子提了上去。

王旭头也不回,就向树林深处走去,过了七八分钟,他捏着两颗药草回来,在嘴里嚼烂了,然后看着刘静,刘静看着王旭那直勾勾的眼神儿,羞红了脸。

王旭把草药往外一吐,说:“嫂子,敷上草药才能好,来,我给你敷上”

王旭等了半天,刘静嫂子在那里低着头,就是不动弹,顿时有些着急,就说:“嫂子,你赶紧的,快脱裤子,甭害臊了,该看的不该看的我都看到了,一回生两回熟,害什么臊呀?”

刘静抬头剜了王旭一眼,什么叫都看到了,什么叫一回生两回熟?

说得他们好像在干什么坏事儿似的,她偷偷看了一眼王旭身上那身腱子肉,那微黑的皮肤,似乎充满了野性的力量,大棒,不是孩子了……

瞬间,她的脸又红了起来。

刘静是个很自爱的人,刚才她解手被蛇咬,那是事急从权,没办法的事儿,可是现在……她心里这个犹豫和为难!

眼看着王旭有些不耐烦,刘静心里就有些烦躁,咬了咬牙,反正已经看到过了,还好王旭不是那些坏男人,她放心不少,但是脸却更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