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柳树屯儿没有啥规划,家家户户都不挨在一起,这也避免了家长里短的小矛盾,不过,这也造成了邻居间很难互相守望的问题。

柳树屯儿三百多户人家,民风还算淳朴,但也少不了乱七八糟各种谣言的传播,最多的就是谁睡了谁家的媳妇之类的坊间传奇。

太阳快要落山时,一些老娘们、老爷们儿就坐在门口,开始嚼舌根子,也算是一项业余活动。

但是,却没有任何人传苏寡妇和刘静的闲话,这俩人,一个脸热心黑,一个冷若冰霜,都不是好惹的茬儿。

尤其苏寡妇,虽然爱跟小伙子老爷们儿小聊两句,甚至开些不伤大雅的粗俗玩笑,但是,谁要是瞎了眼敢跟她来真的,她真敢操菜刀剁人!

前些年,王旭还是十三四岁的时候,有个村里的混混晚上翻墙进了苏寡妇家,愣是让苏寡妇举着菜刀撵得围着村子转了三圈,要不是村长大黑牛出面,这事儿都没完!

也就是从那儿以后,大家虽然爱跟苏寡妇说些荤话,但是再也没人打她的主意了。

苏寡妇本名叫唐翠华,今年三十二三岁的样子,虽然已经是孩子他妈,但是也许是来自遗传,或者是柳树屯儿的山水养育,从外表看,最多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浑身上下,那是一丝赘肉也没有,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皮肤更是水灵,好像一掐能掐出一把水来,不比刘静差到哪儿去。

唐翠华她掌柜的活着的时候,他们两家人来往的就比较频繁,后来,孩子一岁时她掌柜的去世了,这七八年,苏寡妇是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孩子给拉扯大,真心不容易。

她孩子是个男孩儿,因为唐翠华夫家姓苏,娘家姓唐,所以孩子就起了个苏唐的大名,小名叫糖糖。今年已经九岁了,是个天真可爱,没有被世俗污染一点点的纯洁孩子,胖乎乎的小脸上,一双大眼睛骨碌碌乱转,别提多可爱了。

今天天气好,苏寡妇趁着中午没事儿,也不管大晌午的日头那么毒,就跑到山上来除草,刚下过雨,如果这时候不除草,不用三天,地里的草能给庄稼当被子。

她家的地,跟王旭和刘静家的地挨得很近,中间就隔了片茂密的小树林,也正因为这个,才发现了王旭和刘静的小秘密。

回到家的唐翠华先是躲在屋里把湿透的小裤裤换下来,然后赶紧喝了两大缸子凉白开,但是身上的燥热就是消不下去,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里全都是王旭的影子,想着想着,心里又开始砰砰直跳,甚至下面又难受起来。

思前想后,她决定把王旭叫家来吃顿饭,趁机彻底搞明白自己对王旭到底是什么心思,守了这么多年的节,今天洪荒之力的爆发,让唐翠华心中的某一道防线,彻底蹦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