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王旭初尝甜头,身体里的那团火越烧越旺,腆着脸就想更进一步,可没想到,唐翠华竟然说:“去去去,以后再说,我跑不了,你还小,别光想这种事儿……”

“我不小了,真不小了!你刚才都用手试过了,不信……哎哎哎……”

王旭还没说完,就被唐翠华赶出了房门,唐翠华隔着门说:“傻东西,糖糖睡觉警醒,有点声儿就醒了……”

王旭本来还有些委屈,但是听唐翠华这么一说,他明白了,看来今天确实是没戏了!

无奈之下,王旭只好出门走了,门里,唐翠华靠在木门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整个人就跟痴了一样。

王旭帮唐翠华关好院门,然后就回了家,进了屋,王旭去他父母的卧室,捧着二老的照片,看了好半天,然后说:“爸妈,我跟你们说个事儿,我跟苏家婶子好上了,我现在管她叫姐姐,她只有三十二岁,虽然比我大,但是,我想要她,她也是真心对我的,也不管我是不是结婚,你们答应我吧,我以后一定给你们找个漂亮的孝顺的好儿媳妇,好不好?”

王旭唠唠叨叨的说了半天,最后,抱着他父母的相片竟然睡着了,在梦里,他梦到自己和唐翠华睡在了一张床上,唐翠华的身子那么白,那么软,那么光滑,他呼哧呼哧的喘息着,俩人嘿咻嘿咻啪啪啪,爽!

王旭在梦里,跟唐翠华颠鸾倒凤,那感觉,不要太舒服,正在舒爽的时候,突然听到院门被人砸得砰砰直响,王旭十分勉强地睁开眼,咒骂一句:“谁呀?报丧吗?叫不叫人睡觉了?”

接着,他就听到李二丫在外面喊道:“大棒,大棒,快来,我爸被人打死了!”

原本有些迷糊的王旭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式的就坐了起来,刚要下床,发现自己那条花短裤竟然湿了一大片,黏黏糊糊的够难受。

毕竟是十八九岁的小伙子,他经历过许多次这样的事情,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低声咒骂了一句,赶紧把短裤脱下来仍到墙角,光着屁股找衣服。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从一堆衣服里找出一件稍微干净点的,王旭扯着嗓子喊道:“二丫,你等等我,我马上来!你别着急!”

用了不到一分钟就换了短裤,套上裤子,这速度已经破了纪录。

王旭光着膀子,趿拉着解放鞋就冲了出来,一开门,二丫一下子扎到怀里,哇哇哭起来,王旭猛地把二丫推开,说:“哭什么,你说你爸怎么了?”

“大棒,我爸被人打死了!”

“别胡说,到底怎么回事儿?你爸在哪儿呢?赶紧带我去!”

路上,王旭知道了个大概,原来,今天早起的时候,二丫的父亲在河边跟村里的一个痞子李黑旦打了起来,李黑旦顺手抄起一块石头,把二丫爹打得头破血流,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