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王旭狠狠地说道,大黑牛打了个冷战,夹了夹大腿,张张嘴,好半天,憋出一句话,问:“那个,那个我大兄弟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快了,说最多有半个月就回来了!回来就把那些欺负嫂子的人弄成太监!”

把村长吓唬走,王旭在刘静家吃过饭,就回家去了。

一进门,他赶紧又出来了,在院门口瞅了半天,怎么看怎么眼熟,最后一拍脑袋,我日,这不就是家吗?

原本,王旭自己生活,他这狗窝虽然也收拾,但是不说跟鬼子进村后的那种惨状吧,也相差不远,从院子里开始,这一堆柴禾,那一对玉米,下脚都要小心翼翼,否则弄不好就会踩到锄头耙子之类的,再把自己敲出脑震荡来。

屋里那就更不用说了——到处都是沾满无数壮烈死亡的小蝌蚪残骸的短裤;破了几个洞,臭烘烘的、硬邦邦的,可以当做雕塑展览的袜子;泛着油光,全是搜味儿的褂子……

但是现在,王旭眼前是无法言表的整洁,每件家什都整齐的挂在了屋檐下,地面上的灰都没了,精心清洗过的地面连红砖的颜色都显了出来,窗子干净了,就连衣服、短裤和袜子,都已经清洗干净,挂在了院子里新扯的绳子上。

在他记忆中,家里这么干净那还是四年前,他父母没走的时候,家里一直这样干净整洁,王旭看了看屋里,窗明几净的房间竟然在夕阳下闪烁着淡淡的光芒!

王旭的心咚咚的跳了起来,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他紧紧抓着门框,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有些犹豫、仿徨,原本,他曾经非常怨恨父母,怨恨他们的不辞而别,怨恨他们的抛弃,怨恨他们的无情,怨恨他们的杳无音讯……

但是,这一刻,王旭感到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回来就好,他已经孤独了四年,他多么期望能够再回到那个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家里呀!

“妈!”

终于,王旭的激动化为了一声饱含希望的呼喊,他顾不上关上院子门,飞奔着向屋子跑去。

吱呀……

房门开了,一个穿着素色上衣,灰色长裤的女人出现在门口,面孔虽然有些模糊,但是那的确是一个女人!

跑到跟前,王旭梦的停住了脚步,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这个女人看着王旭,然后慢慢的伸出手,把王旭把在了怀里,用那鼓胀的胸膛,把他的脑袋包谷了起来。

呼吸着那好闻的奶香,感受着那醉人的柔软,王旭的失望乃至绝望完全爆发出来,失声痛哭,王旭虽然十八岁了,虽然早熟,但是,在母亲面前,到底还是个孩子!

“大棒,哭吧,哭吧,我知道你想妈妈,哭出来吧,哭出来可能就好了,她在远方一定也会想念你,我知道的,我也是妈妈,我知道一个母亲会多么想念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