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铺上的美女让王旭口干舌燥,下身更是蠢蠢欲动,他咽了口唾沫,上了床铺,弯下腰,手慢慢向这个美女伸了过去。

那雪球,那森林,多么想摸一把,但是,王旭的脑子里还有一丝清明,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乘人之危,咬了咬牙,他握住了这个女人或女孩儿的手腕。

脉象虚浮燥滑,没有规律,再看她两眼迷离水润,双腮潮红,嘴里吐出来的气息带有一种甜香味,闻到后隐隐让人血流加快!

“他妈的这个混蛋!”

王旭破口大骂,那个蒙面混蛋竟然给这个女人喂了那种下流药。

王旭皱着眉头,脑子里就跟计算机一样,飞快转动起来,他隐隐约约想着自己的父亲曾经交告诉给他如何治疗这种问题的办法,到底是什么呢?

就在这时候,这个女的似乎失去了理智,一挺身,一探手,就把王旭抱在了怀里,接着身子一软,拉着王旭就躺在了床上。

王旭双手不知道放在哪儿好,一堆白花花的软肉,生怕放错地方再犯错误。

这个美女的眼角有泪水,很显然,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王旭被她搂在怀里,那两堆肉差点没把他憋死,好容易挣脱开,照着这女的屁股就是两巴掌,喊道:“你清醒点!清醒点!”

女的哼了两声,竟然伸手去抓他的裤子,俩人撕扯了一会儿,碰来碰去,王旭竟然硬了!

王旭一想,这可不行呀,万一擦枪走火把她给崩了,这事儿可就大了,别说人家姑娘是不是会寻死觅活的,就是自己也过不去良心这个坎儿呀。

王旭情急生智,右手并指一点,美女应声倒在床上,他嘿嘿一笑,说:“没想到这点穴指还挺好用。”

这种下流药的作用是促进血液循环、麻醉、致幻和作用神经系统,让人产生一种很热、很焦躁的感觉,再加上幻觉和神经系统的作用,自然会导致一些需求出现,一般的解决办法是用大量凉水冲洗头部或者全身,还有的则需要特殊的解药,当然,那啥啥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王旭不想把自己当成解药,他就只能出去找解药,经过努力回想,他终于想起了三味药材,兰晶心、延胡索和决明子这几种草药很好找,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他就回到了棚子,看着在床上熟睡的美女,王旭又口干舌燥起来,狂念了几十遍“我是医生,我是医生”这才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多亏王旭还是个没吃过腥的半拉子童子鸡,所以这才能够在紧要时刻管住自己的两个头,否则还真不好说后果是什么。

王旭把这女的全身看了个精光,觉得自己救人也算是有了报酬,心里还有一丝丝小窃喜,找来这女的的衣服,给她盖在身上,然后开始给她喂药,不过问题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