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小狼竟然和王旭很友好的玩耍在一起,看眼前这一幕,确定他们确实很友好的母狼,呜咽了一声,慢慢地趴在了地上,王旭听到叫声,皱了皱眉头,然后从药篓里拿出一颗草药,向母狼摇了摇。

在王旭把手伸进药篓的时候,母狼的身子明显的僵硬,但是当王旭把草药拿出来的时候,母狼的眼睛里戒备神色迅速消散了。

“我可以给你疗伤……”

王旭轻轻地说道,他拿的是一株可以止血生肌的草药,他心跳的厉害,为自己突如其来的奇思妙想有些激动,他,要给狼疗伤!

母狼抬头看了看王旭,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不过,也许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也许是它选择了相信王旭,总之,这匹受了伤的孤独母狼,竟然就那样趴在那里,把头放在爪子上,默默地看着王旭接近它。

王旭没有再说话,反正母狼也听不懂,他其实也是有些提心吊胆,母狼的一个袭击,可能就会让他喉咙破碎,所以,他每个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让母狼误会,然后吭哧给他一口。

还好,清洗伤口,往上面敷药,这只母狼虽然曾经活动了几次身子,但还是任凭王旭摆布,不止一次,王旭的咽喉距离母狼的兽吻只有几十公分,但是,母狼没有哪怕一丝丝的杀意,王旭很奇怪,他似乎能够感受到母狼的情绪。

过了大约二十多分钟,母狼浑身上下好几处被绿色的草药汁液覆盖,还好,伤口都已经止了血,虽然它变成了花狼,但是王旭相信,它基本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要不在受伤,很快就会康复。

处理完伤口,白毛小狼钻到了母狼的怀里,开始起吃了奶,母狼看了看小狼,眼睛里满是慈祥。

王旭想了想,把自己的水壶拿出来,然后举到了母狼的嘴边,他注意到,母狼的嘴角很干,应该是很长时间没有喝水了。

也许是闻到了水的味道,母狼张开了嘴,王旭轻轻倾斜水壶,一股细流落到了它的嘴里,母狼不断的开合着大嘴,舌头不断的伸缩着,足足喝了半壶,这才很人性的摇了摇头。

小狼吃完了奶,又开始淘气这儿跑跑,那窜窜,王旭坐在母狼身边,看着淘气的小家伙,竟有一种十分宁静的感觉。

夜幕降临,月亮升了起来,母狼站起来,仰头长啸,倒是把王旭吓了一跳,叫完,母狼转头看向了王旭,王旭身子一震,肌肉绷起,却没有做其他动作,母狼看了看王旭,一颗大脑袋慢慢的伸到他的面前,王旭迟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毛很硬,而且粗糙,上面似乎沾满了尘土。

母狼转身来到白毛小狼身边,张嘴就向小狼咬去。

“啊!”

王旭以为母狼要把小狼咬死,吓得叫了一声,许多动物,一旦自己的幼崽身上沾染了别的气味,会##第一时间把幼崽杀死甚至吃掉,这是保护其他幼崽的一种手段,王旭以为母狼也要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