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王旭恨小烧鸡不听话,胡乱吃药,气不过,损了小烧鸡两句,小烧鸡满脸赔笑,可那笑容,简直比苦瓜还要苦。

“那个,王兄弟,确实是俺不对,你看,你给俺治治吧,他这样子,这样子,实在是太丑了!”

小烧鸡的媳妇满脸通红,这事儿是两口子的隐私,现在就这么说了出来,羞愧的都像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小烧鸡那钢枪不倒,实在实在糟心。

以前是为了老公的能力不足而满腹怨气,现在,则是因为老公那东西太强了而心生忧愁,小烧鸡的媳妇这心里也是百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才好。

王旭给小烧鸡开的药,是一种偏方,温补为主,兼顾调理,按照现代医院术语来说就是靶向用药,直达病灶,不但治标,而且治本。

不过,所谓是药三分毒,这要如果不能分周期吃,那么温补就变成了热补或者燥补,就会对机体产生副作用,这副作用,就是阻断了某处神经,然后让那钢枪失去某种知觉,然后一直这样挺立,看起来是不错,但是,时间长了,非常容易造成生殖器官的病变,为了几天的不间断欢愉,付出可能一辈子当太监的代价,相信谁也不会这样选择,所以,这必须要治疗。

其实这个病十分好治,既然是补得多了,那么只要把这个补给卸掉或者中和掉就可以了,换句话说,只要王旭给他重新配一副药,可以说药到病除。

不过,王旭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原谅小烧鸡,小烧鸡这是连服了两剂,如果连服三剂或者一起服,甚至有可能一下子就断子绝孙,这是多么大的危险,如果不给他长长记性,王旭真怕他不长脑子,以后再犯类似的错误。

王旭眼珠一转,说:“哎呀,这个比较难呀,有这么两个办法,一个,是直接把他切掉,反正以后基本上用不大着了……”

“你说什么?”

一句话,小烧鸡没多大事儿,他媳妇差点吓得背过去气而去,王旭赶紧安慰,说:“唉,嫂子,你别着急,我这还没说完,##第一个法子肯定是不能用,那么只要用##第二个法子,我纪大哥的病肯定能治好,不过,要受点罪呀,不知道纪大哥能受得了吗?”

“受,受,必须受,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受,只要能治好,只要以后能好好用,我就能受!”

“咦,纪大哥,你怎么知道这个治疗办法?”

小烧鸡一愣,接着两眼一黑,就要软倒在地,王旭笑了一下,“啪”的拍了一下小烧鸡的肩膀,说:“得了,你就别演戏了,我跟你开玩笑的!”

王旭正了正脸色,说:“想要治疗这个病,你可得做好思想准备,真的比较痛苦。”

小烧鸡点了点头,不耐烦的说:“哎哟喂,我说兄弟,你行行好,就快点给我解决这个问题吧,我实在是不想这样,想硬的时候硬,想软的时候软,这才是我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