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且不说唐翠华、刘静姐俩在被窝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小白狼被王旭放在药篓里,十分有灵性的一动也不动,像个乖宝宝。

第二天早晨,想起了白毛小狼崽儿的王旭像一阵风一样跑到了刘静家。

到了的时候,刘静和唐翠华正从卧室里出来,那股慵懒劲儿,简直就是钩心夺魄。

他有些奇怪,唐翠华和刘静今儿似乎都不大对劲儿,那小脸儿红扑扑的,就跟染了胭脂一样,再看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一不小心就能滴出水来。

王旭上下打量着她们俩,总感觉这俩今天特别不一样,嗯,好像是刚补了水的庄稼,那叫一个水灵。

不过,王旭心事他的白毛小狼崽儿,跟他俩招呼一声,提着药篓就跑,小凤儿从屋里出来的的时候,王旭都跑没影了,顿时撅起嘴来。

“好了,小凤儿,大棒是要上厕所,在咱们这里不方便,他就回去上了,一会儿就回来了,还要吃早饭呢,你放心吧,他说了,今天肯定带你回家的。”

小凤儿看了看远处,这才魂不守舍的去洗漱,还有那粗粗壮壮烧鸡媳妇纪大嫂,也满脸担忧的看着远处,估计她不好意思问。

一晚上的功夫,小烧鸡终于借助外力把内火平复了下去,裤裆里没有了那股紧绷感,他又可以舔着大肚子,一摇三晃的走路了。

“大吉吉,你可回来了!”

正在漱口的唐翠华和刘静听到纪大嫂这样叫人,差点没呛着自己,噗的一下,嘴里的漱口水全吐出来了,小凤儿眨巴着漂亮的的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有些莫名其妙。

小烧鸡脸一红,虎着脸说:“你这臭娘们怎么搞的,不是跟你说了,这个称呼只能在被窝里叫,不要在别人面前这样,你咋忘了呢?”

纪大搜胖脸一红,扭捏的看了看刘静和唐翠华一眼,看到她们俩那诡异的目光,更加害臊了。

还是小烧鸡心宽体胖脸皮厚,哈哈一笑,挺着大肚子,说:“两位妹子,哈哈,那个,今天早晨吃啥?我可是饿坏了,嘿嘿,劳烦多做点儿。”

刘静脸一红,点了点头,拽着唐翠华进屋儿了。

王旭一口气跑回家,揭开篓子一看,小狼崽儿瞪着那双纯净的眼睛,正在满是喜悦的看着他,这时候,王旭才发现,小狼的眼睛竟然是蓝色的,非常纯净甚至有些透明的蓝色。

伸手把小家伙抱了出来,他把小家伙送到茅厕门口,然后说:“以后拉尿就在这里了,不许去别的地方,知道吗?”

小狼崽子歪头看看王旭,歪头看看茅厕,哼唧了几声,往里走了走,开始拉尿起来,王旭特意瞅了瞅,尼玛,狼就是狼,拉屎也这么帅,跟狗一样,也翘着腿。

“以后你就叫小白了,你记住,不能随便叫,知道吗?最好让别人当你是个哑巴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