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生意人最怕的是什么?

是门可罗雀!

生意人最喜欢的是什么?

是宾客盈门!

今天一早起来,他还没开门,就有人去他们家砸门,把正在晨练的小烧鸡吓了一跳,差点淹死在他婆娘的“水潭”里,为了幸福,他愣是一声不吭的继续奋斗了五分钟,这才结束了晨练运动,大汗淋漓的起身。

到了烧鸡店,门口至少站着蹲着十来个糙汉子,开了门后,来来往往的那叫一个人多,但是,小烧鸡差点没哭了,因为大家伙儿都是找他来要“那种药”的!

“小烧鸡,还有那种药吗?卖给我五包,不,三包,得了两包,就两包,行不行?”

“小烧鸡,别人多少钱一包,出双倍的价钱,给我三包就成,真的,我带钱来了,你看到了,我攒了好几个月的私房钱,一百多块呢!”

“我勒个去,杨大鸟昨天把他婆娘折腾了一晚上,今天,他婆娘愣是没起来床,大鸟可是说了,都是你给他的药,小烧鸡,哦,不,纪老板,求求你了,我们要做男人呀!”

……

“闭嘴!”

小烧鸡实在是受不了了,都说三个女人在一起就像是一百只鸭子,这十来个老爷们在一起,简直就是一群饿狼,不对,饿鸭子,忍无可忍之下,他怒了!

这边小烧鸡横眉冷对,那边王旭俯首甘为。

昨晚幸亏有唐翠华出面,连蒙带骗的把心智很不成熟的小凤儿骗走看了一晚上孩子,他这才算是睡了个安稳觉,否则,今天还不到一副什么狗熊样子来见那位超级大财主呢!

交易很顺利的达成了,不过,临走之前,这个中年人给了王旭一个电话,说:“小兄弟,我本人不是专门做药材这一行的,我买这个是因为家里有病人,不过,我对你的能耐很感兴趣,这是我的电话,如果有一天你又发现了什么蹊跷的药材或者说想到城市里发展,就给我打电话,记住,我叫冯子材!”

王旭一听,吓得立刻往后一跳,好家伙,冯子材呀,这可是千年老鬼……

中年男子冯子材愣了一下,接着满头黑线,有些尴尬的说:“小兄弟,我可不是那个名将冯子材,我就是我,我爹妈给我起来这名字,我也没办法。”

王旭挠了挠后脑勺,笑了。

尾款结清,王旭抱着装着三千块钱的药篓,跟做贼似的往小烧鸡店里走去,一进门而,差点以为走错了,屋里一堆糙老爷们儿,跟小烧鸡吵吵嚷嚷的,跟打架似的,王旭一缩脖子就想退出去,但已经被小烧鸡给看到了!

“哎哎哎,兄弟,王旭,大棒……你干啥走呀?回来回来!”

小烧鸡一嚷嚷,老爷们儿们立刻转过头,王旭赶忙抱了抱药篓,傻笑着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