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长毛猩猩有些犹豫,害怕把人烧死,那事儿就真大了,不过,李黑旦是发了狠要给王旭一个教训,继续干下去的态度很坚决。

“嗯,就是,肚量小不是君子,肚大的才是好汉子,不烧是狗娘养的!”

长毛猩猩抹了一把额头,也不知道有汗没汗。

一个满脸麻子的小混混凑到长毛跟前,说:“大哥,说实话,我有点怕,要不咱别干了。我那年抢了七毛钱就被判刑十二年,我这才刚出来,。这烧房子比抢七毛钱可严重多了,被抓着估计够枪毙八回的,要不,咱们别去了,继续回黑旦那里喝酒吧!”

长毛猩猩本来就有些打怵,如今麻子一提抢钱的事儿,他腿肚子都转筋,警察不是吃素的,而且要是赶上倒霉,那可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缝。

他一个表哥年轻气盛,那年二十多岁,不知道怎么迷上了跳舞,就因为在舞厅跟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娘们儿发生了关系,就被警察抓起来了。

结果那个老娘们儿竟然是个破鞋,跟她滚过床单儿的至少有好几十个男人,他表哥被安了个流氓罪的罪名,被判了十五年,还好,后来改判了,这不才刚出来两年多,但是也三十多岁了,找媳妇都成了困难事儿。

李黑旦眼睛一瞪,说:“你们就耍嘴皮子厉害,刚才在我家那劲头儿呢?怎么了?现在怂了?我们是去烧房子,又不是去杀人,再说了,我们偷偷地干,完事儿赶快回来就是了。还有,长毛哥被那家伙打坏了手,我们难道就这么忍气吞声的过去?如果你们都是怂包,我自己回家抄菜刀,跟他拼命去!”

长毛猩猩在这些人中是最能打的,也是最好面子的,他听李黑旦这样说,肯定不能认自己是怂包,所以脖子一梗,说:“黑旦说得对,我们都是站着尿尿的,吐个吐沫都得落地砸坑,不就是烧房子吗?咱们义气盟吃饭都不带给钱的,烧个房子算个毛?别再说啥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今天不烧了那家伙的房子,咱们就不回去!如果谁再敢扰乱军心,我就家法伺候!”

几个小弟看了看长毛,知道他的主意定了,也就不敢再说什么。

要说这些人的报复心理还真是强烈,自己找麻烦,被王旭给揍了,竟然还敢报复,他们也不想想,找人家小烧鸡要一千块钱,他倒是真敢张口,一个工人才多少钱,一个月不过二百多块钱,他们也真敢要。

其实,长毛也就是张嘴胡咧咧,如果小烧鸡服个软,请大家吃顿饭,再送他俩烧鸡,估计这事儿也就过去了,但是,小烧鸡这一强硬,他扎好架子下不来,只能硬上,没想到却遇到了王旭这样的变.态。

李黑旦对于村儿里的情况那是门儿清,谁家有狗,谁家没狗,谁家的狗爱管闲事,谁家的狗人来熟,他是清清楚楚,所以,带着这十来个人,竟然没引起狗叫,这也是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