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三妮儿身子一软,就趴在了王旭的怀里,然后一伸手,就搂住了王旭的腰,一股香味,一下子就闯进了王旭的鼻子,更要命的是,他感到了三妮儿胸前的柔软。

“三妮儿,你别这样,这儿好多人,让人家看见多不好!”

“大棒,我不管,我就让你抱抱我,我这几天感觉太累了,我姐那样,我妈头发都白了一半儿,我该怎么办呀!”

王旭叹了口气,拍了拍三妮儿的后背,把三妮儿推开,扶着她的身子,说:“三妮儿,你现在要振作起来,要精神一点,现在你大姐不在身边,你就得顶起来,明白吗?”

这时候,一个医生来到他们身边,对曹三妮说:“小曹,来,我跟你说点事情。”

三妮儿和王旭对视了一眼,跟着医生去了办公室,医生看了一眼王旭,问这小伙子是谁,三妮说是邻居,大夫确认所有话都可以说之后,说:“小曹,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曹姑娘的身体算是调理的差不多了,回家后多休息多吃点补血的东西就好,但是,现在的问题出现她的脑子上。”

“根据医生们的反复面诊和研究,最终确定,现在曹二妮陷入了一种自我保护性的沉睡之中。她很可能因此即成为植物人,也就是说,她可能就此长睡不起。我们原本寄希望于知道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受到了什么刺激,以便于有针对性的对他的神经和脑域进行唤醒治疗,但是,很显然,我们这种方式没办法进行。”

没办法进行针对治疗,曹二妮有可能一直这样睡下去,或许永远不会醒来,或许很快就会醒来,这个要看曹二妮儿的个人意识是否足够坚强。

不过,医生也说了,曹二妮即使醒来,也有可能会出现各种不良反应,一种,是智力退化,一种,是失忆,选择性的失去一段时间的记忆,最好的结果,就是完全恢复。

“不过,目前看来,曹姑娘受到的打击似乎很沉重,完全康复的可能性并不大。”

曹三妮儿这时候已经哭成了一团,医生的话,几乎宣布了曹二妮的死刑,这让她这个做妹妹的,怎么能够承受!

王旭深深吸了一口气,说:“三妮儿,你别伤心了,我保证还给你一个健康的姐姐,不过,我需要时间!”

医生眼睛一亮,上下打量王旭,然后问:“小伙子,你怎么有这么大把握能够治好曹姑娘?难道你是……中医?”

王旭点点头,又摇摇头,说:“大夫,我不是纯粹的中医,我只是学过一些疑难杂症的治疗罢了,我对于这个病还真有办法,不过是小偏方,效果不确定。”

其实王旭哪里有什么办法?他爸爸王铁锤又不是万能的,虽然杂学很多,但至少不是神仙,王旭这样说,一个是因为他对针灸海损熟悉,另外一个,他靠得是草药,还有一个,是他不忍心三妮儿这样痛苦下去,所以,他只能选择挺身而出,这也算是善意的欺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