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天地有灵,这鬼俑既然能够担当护墓重任,自然也是有灵的,谁让他俩胡搞乱搞,当着人家的面儿做那事儿,而且于麻子还那样,护墓鬼兵不上他身才怪呢!

而且,看这情况,这护墓鬼兵也不是个滥杀无辜的恶鬼,他这样,实际上惩戒的味道更多一些,否则,是个于麻子也早死的透透的了。

说实话,听了曲明凤的话,王旭感到有些恶心,刚才他还拿了这个陶俑左看右看的,也不知道沾没沾那种恶心玩意儿,越想,他越恶心,都快吐了。

憋了半天,他说:“婶子,你把这鬼俑请到于麻子家里,摆放香案,上三供,每天子时焚香,记住,七天之内,你俩不能那啥,明白不?今天晚上就算了,明天你们一定要洗澡,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然后,用虔诚悔过的心,向这陶俑认错。焚香前认错九十九次,焚香后认错九十九次,要跪下磕头。七天之后,于午时,将此陶俑搬到门外,置于西方,颂九九八十一遍净天地神咒,于麻子肯定就好了。”

王旭其实也是故意折腾这俩,其实只要连念九九八十一遍净天地神咒就可以了,

王旭把净天地神咒写给他们,又教他们如何诵念,这才把他们打发走,然后,他足足洗了五遍手,整个手洗的通红,这才感觉好了些。

躺到床上不久,他就迷迷糊糊的睡去,睡梦里,一个鼓眼汉子频频向他施礼,王旭面带微笑,坦然受之。

一觉睡到自然醒,那种感觉就是给个神仙也不做,可是,当你一觉醒来,面前有个女人,而且这女人还盯着你最要紧的部位,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啊!你干哈?”

竟然是李雅,把王旭吓了一个哆嗦,本来的一柱擎天也迅速缩头缩脑的藏了起来,李雅从那里收回眼,小脸通红,嗫嚅半天,才说道:“你睡觉不盖被子吗?”

王旭坏笑了一下,说:“大丫姐,你还是姑娘,你这样偷偷摸摸的看男人睡觉,这好吗?”

李雅撇了王旭一眼,站起来向外走去,“哼,我忘了带剪子,否则,一定把你那坏东西给咔嚓了!”

王旭感到小肚子下面一阵冰凉,心里话说自己从来没招惹这位姑娘呀,今儿这是怎么了?

“大丫姐,你这是怎么了?吃了火药来的?”

李雅是被李大根催着来到果园儿的,这些日子,党翠兰和李雅每天给那些盖房子的人做饭,累得不行,就一直没出过家门。

今天,李大根不知道怎么的,赶着她到果园来,说是让她摘点果子,可是她妈党翠兰偷偷对她说,要抓紧王旭,别让王旭跑了。

什么叫跑了?八子还没一撇好不好?

李雅心里有些小赌气,也有点小高兴,这才跑到果园而来,可是没想到,一进小屋,就看到了一个奇观,王旭裤子下面那东西,硬挺挺的,比北边的砬子山还要尖,还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