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李赛花摇了摇头,眼泪汪汪的说:“大棒,你说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黑牛这个狗日的,竟然,竟然,还让人家汉子抓了个正着,你说我以后怎么在村里做人呀!”

“婶子,咱村里这情况多了,大伙儿就是看看热闹,谁还不过日子了?你就别多想了,大家笑话,也只会笑话杜黑牛,跟你有啥关系?”

李赛花有些惊讶,她觉得这种事儿那么丢人,王旭竟然说这种情况还很多,这可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王旭叹了一口气,说:“婶子,你跟别人接触少,而且,以你的性子,跟那些爱嚼舌头的也处不来,所以呀,好多传言啥的你都不知道。咱们村儿,谁跟谁好上了,谁家媳妇跟谁睡了,这样的偷人养汉事儿不少的,大家其实也就是当成个笑话说说,也都习惯了,最多也就是传三天,也就没人再提起来了,你可能觉得我在胡说,其实还真不是胡说,光我知道的就好几对儿。”

“你说真的?难道这不丢人吗?”

“我的婶子呀,咱村儿的情况你也知道,好多壮劳力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不是老婆孩子就是些老弱病残,那些女人想要生活,好多时候没个男人帮衬着就是不行,一来二去的,好多人就开始搭伙过日子,那些大叔大爷们帮着那些婆娘们干一些女人不能干或者干不好的活,女人为了回报,自然会跟这个男人睡觉。”

别说以前没跟李赛花说这些,谁也没说过呀,换做以前,王旭会感到那些女人男人很丢人,但是现在,他的思想似乎有些改变了,并不觉丢人,两个人有感情没感情的,凑一对儿过日子,互相帮衬,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这也是柳树屯儿相对来说对于这种事儿比较容忍的原因,并不是大家的民风多么开放,私生活多么的混乱,而是现实迫使女人们只能找个靠山。

当然,王旭会喜欢上唐翠华和刘静,其实也是因为她们太独立、太刚强了,他跟刘静和唐翠华关系挑明后,经常一块聊天,唐翠华就说,有的时候真想一头撞死算了,一个女人,拉巴一个孩子,那日子真的是能让人绝望之上再加绝望。

听了王旭说的这些话,李赛花看向王旭的眼神有些飘忽,脸蛋红扑扑的,别有一番风韵。

李赛花的心里确实是活络了,她对王旭隐隐约约的有好感,否则,那天在小树林里,她也不会容忍王旭对自己的清白身子做那样的事儿,不过,一直以来,她总是不能说服自己。

李赛花其实比较传统,觉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做了杜黑牛的女人,就不能再跟别的男人做那事儿,总觉得要是走出那一步,先不说恶心不恶心,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说,都说不过去,所以,这段时间也很煎熬,不知道怎么面对王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