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等他俩从厕所出来,已经过去好久了,王旭不知道自己到底洗了多久,反正他感觉自己的皮肤都泡发了,夏然一出来,就匆匆进屋换衣服去了,王旭笑了笑,去客厅继续睡觉。

这一夜,就这样静悄悄的过去,第二天早晨起来,小凤儿照例起得很晚,王旭发现小风儿的眼睛红红的,还以为她没睡好,也就没说什么。

倒是唐翠华和刘静看他和夏然的目光有些奇怪,王旭心里跟敲鼓似的,但是,表面上装作一副淡然模样。

夏然已经换下了昨天的裤装,换上了今天的裙装,一件深蓝色的连衣裙,衬托的她更加典雅,皮肤更加白皙。

“咦,妹子,你这什么时候换的衣服?我昨晚醒了一次,就发现你已经换好了,你睡觉之前换的?”

唐翠华瞅了一眼王旭,问道,夏然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说:“姐,我昨天天黑后换的,我晚上睡觉不习惯穿的那么紧。”

唐翠华狐疑的点点头,再也没说什么。

夏然偷偷看了一眼王旭,发现他正在看自己,脸一红,看向了别处。

刘静很安静的坐在一边,面带微笑的看着眼前这几位,等他们都不说话了,她问:“早晨吃些什么呢?我去做。”

夏然站起来,说:“下面条吃吧,我这里有挂面。”

吃过饭,小凤儿还是一副冷冰冰不愿意说话的模样,唐翠华他们都不知道小凤儿这丫头怎么了,当着夏然的面儿也没问。

在回村儿的路上,唐翠华搂着小凤儿,问:“凤,你这是怎么了?一早起来就噘着嘴,昨晚没睡好吗?”

自打王旭将完了那个“二柱小凤儿都别管”的笑话后,小凤儿强烈要求只叫自己一个“凤”字,叫“小凤儿、小缝儿”的,这样太难听了。

唐翠华和刘静深以为然,每次想起来,都会赏王旭几个大白眼,而且,最严重的后遗症就是,王旭再也没机会给他们讲笑话了。

“姐姐,没事儿,我就是有点失眠,我昨晚似乎被什么声音吵醒了,好像是从厕所那边传出来的!”

小凤儿说完,还狠狠地瞪了王旭一眼,王旭做贼心虚,歪着头,看远处山峦起伏,嗯,景色不错!

唐翠华和刘静对视了一眼,这俩心里有数了,小凤儿这哪里是做梦,是发现了什么才是真的。

唐翠华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小风儿的头发,说:“唉,小凤儿,咱们女人,有时候就得装傻,是不是?”

小凤儿冷冷的看着唐翠华,过了一会儿,低下了头!

一时间,牛车上气氛凝重。

回到柳树屯儿,王旭长舒了一口气,还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心情舒畅呀。

一天没有回来,站在山岗上,看着脚下这个安静的小山村,王旭感觉自己好久没回来似的,他撇撇嘴,上次跟刘静去省城,似乎也没有这种感觉,为什么这次会这么想念呢?王旭自嘲的摇了摇头,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