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到了杜黑牛家,几个警察正在喝着小酒,看了他一眼,王旭没说话,杜黑牛和那几个警察看了他一眼,也没说啥。

李赛花把王旭拽到厨房,一下子把他抱在怀里,王旭这时候哪有心情卿卿我我,不过,心里也是很感动,抱着李赛花,感觉这身子好柔软。

俩人报了一会儿,怕被被人看到,就赶紧分开,王旭默默地帮李赛花干了些活儿,消磨着时间。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小时,几个警察剔着牙,喝着茶水,打着饱嗝,收拾完桌子,王旭耷拉着脑袋又进了屋。

“小子,你的事儿犯了,知道不?要不是杜村长人好,让我们给你点时间,而且一再保证你不会跑,早就把你抓起来了,正好你也来了,咱就走吧。”

当着杜黑牛的面儿,李赛花也不好说什么,不过怎么装,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杜黑牛或许是感念王旭治好了他的“大肚子”病,从柜子里拿出两条好烟两瓶好酒,递给了为首的警察,说:“王队长,王旭着孩子人很好,就是有点小脾气,不看别的,多少也是本家,或许五百年前是一家,还劳您费心多照应点,这孩子没爹没妈的,可怜呀!”

姓王的警察推辞两下,含笑把东西接了过来,递给了旁边的警察,笑了笑说:“杜村长,看你这客气,这孩子也就摊上你这个好村长。得了,你放心,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一定不会难为这孩子的,我看着孩子长得也周正,也不像那些地痞流氓,我心里有数。”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王旭赶紧向杜黑牛道谢,又向这个警察道谢,脸上虽然挂着笑,心里终归十分别扭!

出门以后,王旭上了警车,为来好股王旭面子,没带手铐也没拉警笛,就这样开走了。

等警车走远,李赛花到底是没忍住流下了眼泪,杜黑牛黑着脸,进了屋,他说:“你哭啥?又不是你儿子?哼,你要是有儿子还好了呢!”

李赛花这个气呀,她没生出儿子来也不是她自己的错,生了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还不行吗?谁让赶上计划生育了?

她没好气的说:“是,那不是我儿子,是我养的汉子,我就心疼他,怎么滴?我可不像你,干了那么多龌龊事儿,还不敢承认,我问你,你昨晚又干啥去了?”

杜黑牛瞪着一对牛眼,吼道:“你说啥?他是你养的汉子?”

“对呀,就是我养的汉子,我就养了,我敢承认,你有几个相好的,你敢承认吗?”

杜黑牛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好半天,他脸色一变,笑嘻嘻的说:“哎呀,我说孩子他妈,生这么大气干啥,别生气,别生气,你可是我家老太后,嘿嘿,气坏了身子多不好!得了,你爱咋地咋地,好不好?说两句过过嘴瘾就行,可千万别真给我戴绿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