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王旭的眼睛发红,整个人似乎散发出一种非同寻常的威势,这种气势就连刘冬虫都有些咂舌,他不由得暗暗思忖,这个王旭是乡野小农民那么简单吗?

“这是死仇,我现在没有能力,不代表我以后没有能力,李玉山和那些警察,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我是个男人,这种仇,我必须自己报!”

刘冬虫定定的看着王旭,好一会儿,他哈哈一笑,向王旭伸出了大拇指,说:“王旭,你果然不是池中物,小小年纪,许多你的同龄人可能还在父母身边撒娇呢,但是你,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尤其是这种性格,更是像受过千锤百炼的人一样,我没看错你,我尊重你的选择,这个仇,你自己报,不过,既然你叫我一声大哥,我也不能白认你这个弟弟,以后,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王旭有些感动,他没说什么什么,感谢的话,只是认真的点了点头,这个大哥,包括冯子材,他认了。

他转向冯子材,说:“冯……大哥,嘿嘿,冯大哥,你去乡里,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冯子材摇了摇头,这时候提工作上的事情不大合适,而且,王旭这情况,怎么也还得调理一段时间,在冯子材看来,一切等王旭出院再谈不迟。

从王旭兵放出来,刘冬虫锁紧了眉头,似乎很大心事,他带着冯子材拐了两拐,来到了一个医生办公室,这是一个科室主任的办公室,恰好,刘冬虫跟这位主任关系不错。

“赵主任,给您添麻烦了,王旭是我一个小兄弟,还要拜托您仔细给他治疗一下,千万不要给他留下后遗症啥的。”

赵主任点了点头,说:“我一定会尽力的,不过……”

刘冬虫脸色一变,不知道赵主任是什么意思,他深吸了一口气,已经做好了听到什么噩耗的打算,甚至心里都开始为王旭惋惜了。

没想到,赵主任是这样说的:“这个王旭不简单呀,根据他体表所受的伤害来看,他经历过长时间的惨无人道的殴打,甚至这些人似乎还动用了类似于警棍之类的东西,……”

说着,赵主任停顿了一下,观察了一下刘冬虫的表情,他其实怀疑王旭是个混混或者逃犯,见刘冬虫表情很平静,也就没有再继续收天下去。

他沉吟了一下,说:“按照他的伤势来看,内服肯定会受到严重伤害,甚至胃裂、脾裂之类的危及生命的伤情也有很大可能!”

赵主任用一种很神秘,很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但是,很奇怪,他的内脏器官,就像是放到了保险柜里一样,竟然没有受到一点伤害,不但如此,而且健康得很。”

赵主任犹豫了一下,说:“还有一个奇怪的事情,我们几次想给他抽血化验,但是,都没抽出血来,我是个无神论者,说实话,我差点以为他是外星来的,或者,是什么妖魔鬼怪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