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胡兰看了王旭一眼,倒真的乖乖闭上嘴,不嬉皮笑脸更不说话了,她伸手抱着唐翠华的胳膊,就像一对好姐妹。

趁着大伙儿没注意她俩,胡兰在唐翠华耳边悄悄说:“姐姐,你有啥害羞的,别说你是个单身,我这有男人的,也被大棒迷得五迷三道的,真的,他是个真男人。”

唐翠华一惊,没想到胡兰竟然这么坦然,正要说什么,胡兰又凑到她耳边说:“大棒还是个童子鸡,我馋得要死,可惜吃不到!不过,姐姐,我可离不开他,你不能赶我走。”

都说女人最了解女人,这话一点儿不假,胡兰鬼灵精,早就看出来唐翠华和刘静跟王旭不对劲儿,但是,她没办法拆散,也不敢出手拆散,只好另辟蹊径。

胡兰说这些话,除了想跟唐翠华表明自己跟王旭的关系,还有一层别的意思,那就是告诉唐翠华,她对王旭的了解也不少,她们俩都是同一起跑线上的,你没吃到,我也没吃到,没有谁高谁低、谁多谁少这一说,说白了,就是为了争个主动。

唐翠华虽然外表泼辣,但是内心非常保守,脸一红,瞪了胡兰一眼,不过,却没挣开自己的胳膊。

王旭重新躺到床上,对李赛花说:“赛花婶子,你这样出来,大黑牛不会说你什么吗?”

李赛花心里一暖,含情脉脉地看了王旭一眼,说:“我跟他说是来县城看姑娘的。”

王旭又看了看其他几个女人,说:“你们找地方坐着吧,别都杵在这里了……”

王旭正说着,竟然看到二丫竟然躲在角落里掉眼泪,有些奇怪,就高声问:“二丫,你怎么了?”

二丫噘着嘴,转过头,对着墙哭去了,刘静赶紧过去哄孩子,屋里的女人大眼瞪小眼而,继续用目光叫劲儿!

王旭真懂得了什么叫头大如斗,他叹了口气,又看向了夏然,这个精致的女人正在挨个儿打量屋里的其他女人,脸上没有一丝笑模样,她似乎很奇怪这些女人为啥都凑到这儿来,不时地还瞅瞅王旭,眼里全是困惑和幽怨。

“然姐,你怎么也来了,店不开了?”

夏然勉强笑了笑,但比哭还难看,她说:“昨天,店里来了个什么李局长,想我赔礼道歉,又送了我一万块钱,说是替他儿子给我赔礼道歉的,后来说是给我的谢礼。我去柳树屯儿找你,才知道你出事儿了。”

说着说着,夏然又哭了,她为什哭,王旭很清楚,就是心疼,而且,这里面应该还有感动!

屋里这帮娘子,除了唐翠华他们三个,其余几个对夏然很陌生,都偷偷打量着夏然,不知道夏然为什么哭,其实,说起来,夏然跟王旭,那是最具传奇性质的,不顾哦,不敢公开而已。

因为陌生,所以二丫三妮儿她们对夏然都是一种审视的目光,但是,如果说打扮,夏然绝对是他们中间最漂亮的那个,即使是相貌,也绝对不比他们差到哪儿去,哪怕是气质,也是很好的,所以,几个女娃儿的眼里全是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