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小凤儿自己在家看着糖糖,唐翠华、刘静包括王旭都不放心,所以,特意找来医生商议了一下,第二天上午,他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看着眼前的女人们,王旭真是不忍心让这些女人受那种挤长途车的辛苦,大手一挥,租了一辆大面包,花了三百块钱,带着大家一起回了长河乡,等他们回柳树屯儿的时候,就连夏然都跟来了。

重新回到柳树屯儿,好多邻居、乡亲都出来看热闹,好多人都说,大棒这个狗日的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好家伙,出去一趟,带回来一个娘子军团。

大伙儿议论纷纷的,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看看走在王旭身边的几个女人,唐翠华、刘静、李雅、李倩和夏然,各个都漂亮的让人流口水,尤其是陌生的夏然,那身段儿、那脸蛋儿、那高高的胸脯还有那挺翘的屁屁,许多男人都流出了口水,甚至夹紧了裤裆……

王旭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那种莫名其妙的男人自尊心,还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感到自己今天最爷们!

所以,他不由自主的昂着头、挺着胸,牛逼哄哄的往家走,此时此刻,他真想大吼一句:“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柳树屯儿是山沟沟,跟县城比,县城是金块块,柳树屯儿就是土坷垃,但是,却是他的家,在这个家,他才是最自在的,就像鱼儿进了水,鸟儿飞上了天空,自由自在!

“大棒,你小子行呀,把苏寡妇和刘静都勾搭到手了,你不怕被榨干了呀?”

于麻子蹲在路边,挠着头,头皮屑哗哗的掉下来,他的眼神很冰冷,一点笑意都没有,很显然,他心里肯定特别恨王旭。

“于麻子,你真恶心,几天没洗澡了?”

王旭反问了一句,他总觉得于麻子不大对劲儿,果然,于麻子猛地站起来,哼了一声,说:“我是个光棍儿,烂人一个,烂命一条,弄那么干净干啥?”

说完,于麻子扭头走了,王旭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想,难道曲明凤跟于麻子掰了?这才几天的功夫,真是世界真奇妙,世界变化快?

回到唐翠华那里,夏然绞着手指,看着唐翠华她们,似乎鼓足了勇气,说:“翠华姐,刘静,小凤儿,王旭,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给你们惹来这么多麻烦,也是因为我,让王旭遭这么大罪……”

夏然心里很痛苦,觉得自己是不祥的女人,是自己给王旭带去了灾祸,她之所以跟着大伙儿回到柳树屯儿,其实就是想认认真真的向大家道个歉,她觉得只有这样,心里才会踏实一些。

王旭还没说话,唐翠华先说话了,她拉起夏然的小手,说:“妹子,这事儿咱们说过一次了,我不想再说什么,大棒虽然遭罪了,但是,哪怕这事再来一次,我还是会支持他这样做,作为一个男人,如果没有担当,如果不能护着自己……自己身边的人,那是窝囊废!在这里没有外人,小凤儿是大棒媳妇儿,我和刘静还有你是小凤儿的姐姐,都是一家子,王旭是这个家唯一的男人,作为男人,有事儿就往后靠,那是缩头乌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