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换作一般女人,可能会寻死觅活的,也可能会报警啥的,可曲明凤却不是一般女人,或许她体内有一种受虐的基因,杜黑牛对她用强,一开始她还挣扎了几下,后来,她竟然敢感到这样特别的舒服,光顾着享受去了,哪儿还能想到别的?

就这样,对黑牛占有了曲明凤,而曲明凤则完全被杜黑牛的大物件儿给征服,特别顺从,无论杜黑牛什么要求她都满足,彻底成了杜黑牛的玩物!

说起来,于麻子那东西比杜黑牛的那东西小了不止一号,如果说于麻子那东西是个小黄瓜扭,那么杜黑牛那东西就是一根大茄子,而且,就连坚持的时间也不一样,于麻子两分钟,杜黑牛十五分钟以上,这就是差距!

在这个大东西的伺候下,曲明凤食髓知味,早就忘了于麻子是谁,全心全意的伺候杜黑牛,跟于麻子自然而然的疏远了。

上次,曲明凤跟杜黑牛好,被罗大壮抓了现行,曲明凤其实也感觉对不起罗大壮,就想跟杜黑牛结束,可是,今天杜黑牛以来,一瞄到他腿间的那个直挺挺的东西,曲明凤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就又半推半就跟他来了一发。

他们俩应该巨额度不会想到,这次又被人家堵到了,不但如此,罗大壮还差点被杜黑牛给踢死了,这,难道是报应吗?

想到这里,曲明凤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罗大壮虽然有些变.态,自己那家伙不能用,总用擀面杖折腾曲明凤,但,平时对曲明凤那确实是很不错的。

曲明凤细皮嫩肉的,一个是柳树屯儿的水土养人,另一个,是罗大壮出去干活养家,根本就不用曲明凤下地干活儿,如果单从这一点来说,曲明凤其实还是很知足的。

另外,该咋说咋说,人家两口子感情再不好,终还是夫妻,说没有一点感情那是骗人的,此时此刻,曲明凤的心理就感到非常疼,非常后悔!

让曲明凤更加后悔、更加怨恨的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杜黑牛不是想着怎么帮她渡过难关,想的却是置身事外,让她抛头露面去请大夫,看他惊慌失措的模样,还不如她这个妇女有担当呢!

曲明凤叹了一口气,眼泪流的更快了,一边走着,一边告诉自己,不能再那么贱了,要好好做个女人。

曲明凤累死累活的跑到文先生家,正要敲门,没想到门上竟然上着锁,这下子,曲明凤再也忍不住,捂着嘴巴,呜呜哭了起来,身子一软,就坐在了地上,她感到自己确实是一点劲儿都没有了,甚至,还感到了无生趣!

“咦,婶子,你这是哭啥?”

曲明凤听到有人说话,一抬头,竟然是王旭,顿时喜出望外,暗骂自己真是急糊涂了,王旭不也是大夫吗?

“大棒,我求求你,快救救你罗叔,救救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