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李赛花听曲明凤那么说,心里一阵疼痛,气不打一处来,想都没有想,就给了杜黑牛一个嘴巴子。

杜黑牛一瞪眼,大手举起来,就要打李赛花,李赛花把脸一仰,说:“来吧,你没把罗大壮打死,你把我打死吧!杜黑牛,你今天不弄死我,你就不是个男人!”

李赛花也豁出去了,如果说刚才打定主意要跟他分居,现在,李赛花打定主意要离婚,对,就是离婚,对于杜黑牛这个王八蛋,她早就忍到极限、忍无可忍了。

就在这时候,从何远处跑过来一个人,跑到杜黑牛家门口,也不管哭闹的曲明凤和呼哧呼哧喘粗气的罗大壮,砰砰砰的开始砸门,哭着喊道:“村长,村长,救救我老婆,救救我老婆,我老婆上吊了!”

来的人是孙田河,他这一喊,把大伙儿都弄楞了,什么玩意儿?于晶晶上吊了?

于晶晶虽然不大喜欢说话,脸皮薄,但是孙田河两口子俩感情不错,不该寻短见呀?

许多人开始凑过来,而王旭这时候不看热闹了,快步向孙田河走去,他隐约猜到,于晶晶的上吊,或许跟孙田河转公办教师的事儿有关系。

“孙田河,到底怎么了?快找文先生,找我干什么?”

杜黑牛在院里喊道,这时候,他可不敢开门。

“呜呜,文先生不在家!”

王旭已经跑过来,拍了罗大壮一把,说:“罗大壮,你别闹了,现在救人要紧,你带你媳妇赶紧回家吧!”

说完,不等罗大壮说什么,他拽住孙田河,问:“你媳妇放下来没有?”

孙田河点点头,说:“放下来了,可是,可是我怎么弄就是不醒!文先生不在,我怎么办呀,呜呜……”

“行了,别说了,赶紧的,我去试试看!”

柳树屯儿只有一个医生,就是文先生,文先生不在家,孙田河找不到医生就麻爪儿了,幸亏有王旭出头,孙田河现在是死马权当活马医,抓着王旭就不放了,其实她也听说过,王旭虽然不是正经大夫,但是一些疑难杂症还真有办法治好。

一般来说,上吊自杀的人,如果呼吸停止超过十分钟,完全救活的希望就很渺茫了,如果时间更长一些,基本没什么希望再救活,即使救活过来,可能也是脑死亡或者留下脑水肿后遗症,如果条件允许,必须立刻拨打急救电话,同时实施心肺复苏术。

柳树屯儿在大山里面,距离乡里好几个小时的山路,再说,电话也就杜黑牛家里有一个,打电话找救护车非常不方便,孙田河过来找杜黑牛,其实也是因为杜黑牛家里有电话。

在路上,王旭一边跑一边问孙田河到底怎么回事儿,孙田河已经累的不行,气喘吁吁地把情况跟王旭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