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王旭对曹大爷夫妻和三你热说二妮儿静养几天就会好,这,其实是一种善意的谎言,厄尼尔的情况比较复杂,想完全治好,绝对不是几服药可以做到的。

所谓心病还要心药医,只有完全放下桑田量,她才能有机会真正康复,但是,现在看来,距离那一天有些遥远。

王旭想了一下,说:“她的情况,在中医来说,就是阳厥惊惧之症,但是并不严重,服用我哪来的草药,另外,用菊花和枸杞泡水给她喝,也会有一定的效果。最近这几天,不要刺激到她,尽量让她保持心情愉快……”

看了看愁眉苦脸的曹大爷和眼泪汪汪的曹大娘跟曹三妮儿娘俩,叹了口气,王旭又说;“二妮儿姐被桑田量骗了,我想你们也知道了,这个不乖二妮儿姐,你们不要记恨这件事情,另外,也绝对不要让她再见到桑田量!”

曹大爷嘿了一声,说:“大棒,我恨不得气死那个出神,他把俺闺女糟蹋了,以后可怎么嫁人呀?”

“曹大爷,这话别说了,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大家都知道苏应是生病而来,别的一概不知道……”

数到这里,王旭转头看向三妮儿,说:“三妮儿,不是我说你,以后你急火火脾气要改改,别再去找桑田量那个王八蛋的事儿,恶人自有恶人磨,你看和,这家伙早晚会倒霉的!”

王旭说的话的确是他的心里话,他早就看桑田量不顺眼,他在等机会,只要桑田量犯到他手里,他有一万种方法让桑田量生不如死,当然,那是最极端的做法,照着桑田量这种折腾法尔,早晚会倒霉的,所谓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王旭说的真心实意,没想到三妮儿最一绝,说:“大棒,你还说我,那天是谁在学校问桑田量那个王八蛋睡觉曹二妮儿的?”

王旭脸一红,闭了半天,说:“那不是话赶话吗?我还真不是故意的,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也记着,咱们千万不要在你姐面前提起三天两,也不要无照桑田量麻烦,一旦把事情戳穿,村子传开,你姐可真就没有活路了!”

曹大爷他们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王旭从曹大娘家里出来,伸了个懒腰,这一会儿折腾的他,真是有些累,身体累,心也累!

在在路上,王旭抱了抱胳膊,眼看着天气转凉,要开始收割庄家乐,正在琢磨着怎么治疗曹二妮人,一个黑影户的乙烯从自己身边跑了过去,王旭吓了一跳,转眼一看,去哦次奥,不是桑田量那个王八蛋吗?

他一边跑者,还一边回头看着,似乎身后有恶鬼追他一样,高的王旭心里都毛毛的。

“桑田量,你又干什么亏心事儿了?这么跑?”

桑田量看了他一眼,话都没说,呼哧呼哧的跑远了,王旭一开始没理会,闷头往山顶走,但是后来,他停住了,看看桑田量跑过来的方向,挠了挠头,那边是不是苏英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