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孙田河一直梦想着调到乡中学教书,从而扬眉吐气,让他丈母娘一家子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什么窝囊废,他孙田河也是个有本事的人,甚至,他已经想象到昂着头,挺着胸,丈母娘他们在他身边巴结他的情景,就连那个向来看不起的小姨子,也在向他抛媚眼儿。

但是,孙田河万万没想到,自己白白高兴了一场,他忍辱负重,下了那么大力气,钱也拿给陈斜眼了,媳妇也给陈斜眼睡了,可陈先哪儿,却没有了下文。

问陈斜眼事儿怎么样了,总是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不是这个理由就是那个原因,但就是一直没个准信儿,翻来覆去就是那句话,“等着,正在办呢,不好办,再跑着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再傻也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甭说别的,这两个月来,除了前些日子陈先去乡里开了一次会,他天天在学校待着,跑他妈了跑?

虽然孙田河是转正了,但是孙田河知道,那是县里的领导为了巴结阴玉凤才办的,跟陈先叼毛关系没有,他这几天气不顺,一直在策划着怎么报复陈先一下,不过,他知道陈先乡里有人,一直没敢下手。

另外,还有件事儿让他窝火憋气,于晶晶一直在跟他耍性子,不就是被陈先睡了一次吗?

睡就睡了,她又不是大姑娘,就当被狗咬了一口不就完了?

他这个当汉子的都没觉得有啥,但是于晶晶就是不依不饶的,真让人上火。

事情过去那么久了,他都扔一边儿了,虽然乡亲们在指指点点,但他不在乎,等他去了乡里,扬眉吐气的时候,那些泥腿子一个个都要把那些话咽回去。

但,无论他怎么哄,于晶晶每天看他的眼神,就跟看着仇人一样,他都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

孙田河明白,桑田量让他老婆陪着去县城,而且还要在外面过夜,用脚后跟想,也能明白,现在桑田量是要打他媳妇的主意。

如果说以前,孙田河肯定不愿意,但是,陈先已经跟于晶晶睡过了,再有别人睡其实也没啥,就当被狗多咬了几口就是,又不掉块肉,奶子还是那奶子,洞洞还是那个洞洞,那算个毛?

不过,孙田河被陈先坑了一次,他可长脑子了,绝对不能不那么傻了,见不着兔子不撒鹰,他可不会轻易让桑田量得手。

他知道,桑田量很牛比,据说有亲戚在县里当大官儿,万一桑田量先吃了,然后不办事儿,那不就亏大发了,他还能咬桑田量两口怎么地?

想明白这个道理,孙田河故意气哼哼的说:“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什么注意,我告诉你们,你们再敢打我老婆主意,我就跟你们拼命!”

孙田河虽然表现的很男人,但是,陈先早就把他给看透了,否则,也不会直接跟他说要睡他老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