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桑田量病了,那天晚上受到黄金汤的洗礼后,他就病了,连续发了三天高烧后,柳树屯儿里来了一辆绿皮吉普,把他给接走了。

据说,桑田量离开的时候,仰天怒吼,嚷着“我还会回来的”,不过,村儿里的乡亲们却没有几个愿意他回来。

何秀四处跟人说那天晚上的情况,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哎哟妈呀,吓死我了,我一个本分的女人家,怎么会有那样的缺德鬼盯上我?

何秀的确害怕,而且非常害怕,她怕的是她跟桑田量的事情败露,那她的名声可就全完了,另外,杜黑牛也不会饶了她,因为,杜黑牛每个月都要给她一百块钱过日子,他可不允许何寡妇找别的男人。

侯大兴他们非常兴奋,为此还特意去乡里喝了一顿酒,当然,掏钱的是王旭,不过,他们非常小心,除了李大根家那些人和曹三妮儿没有人知道,不过,他们还是低估了这件事情的影响。

对于他们来说,几个小伙伴儿只是给了桑田量一个教训,在王旭的监督下,桑田量受到的全是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这都不算什么报酬。

可是,在桑田量来看,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好比杀父夺妻之仇,不共戴天,所以,他的病情害稍微好了一点后,就策划着复仇。

桑田量的复仇来得很快,事情过了没有一个星期,柳树屯儿好久没有响过的大喇叭响了。

“各位村民请注意,各位村民请注意,县国土局和县林业局过来检查各家各户的房证和自留地地契,都带齐了,到村委来昂,如果不来,后果自负!”

这个广播连续说了三遍,王旭他们都有些发懵,这到底是咋回事儿?从来没听说家里老宅还有房证,家里的田还有地契,根本没有呀!

“华姐,你听说这些东西了吗?”

“我没听说呀,谁知道还有这种东西?”

跟唐翠华和王旭一样,许多人都有些发懵,就是不知道这是咋回事儿。

这就是桑田量的报复!

桑田量三天两头想让他父亲出头给他报仇,他父亲把情况问清楚之后,连续抽了他三个大嘴巴,把他给臭骂了一顿。

柳树屯儿是少有的大村儿,二百多户,近千口子人,他怎么报仇,调集一个集团军进去?

开玩笑!

正好,国家下令对农民的宅基地和自由土地的持有情况进行摸底清查,对那些私搭乱盖、私自开荒的房子和田地,要重新登记造册,符合规定的补发相关证明,不符合规定的,必须还耕还林,绝不姑息。

但是,柳树屯儿却有个大问题,这是一个自然屯儿,因为大青山的丰富资源慢慢形成的这样一个村寨。

柳树屯儿虽然归大河乡管,但是,柳树屯儿的所有房子和口粮地,除了一少部分人比如村干部等,其他人都没有相关证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