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李赛花没想到是王旭,一看是他,惊讶的瞪大眼睛,接着,抱着院门就掉起了眼泪。

王旭吓了一跳,问:“婶子,你这是怎么了?”

“大棒,我,我,呜呜……”

李赛花很委屈,因为杜黑牛最近越发混蛋,对她不是打就是骂,让她天天受气,见到王旭,怎么能不伤心?

李赛花本来就是个好脸好面儿的人,杜黑牛打她骂她,她都咬牙忍着,不敢声张,生怕别人听到后丢脸。

可是没想到,杜黑牛竟然变本加厉的折腾她,让她彻底看透了这家伙的本质,更是伤透了心,如果说以前还有点夫妻情分,现在,全没了。

进了院子,王旭回身关上门,随手把门插上了。

“以前他不是挺听你的吗?怎么会这样?”

“他以前听我的,是因为他的真面目没拆穿。上次,罗大壮举着菜刀过来找他拼命,他跟曲明凤的好事儿彻底败露以后,就彻底撕破了脸。我讨厌他在外面胡来,一直不让他沾着我,这段时间都是分开睡得,他就整天指桑骂槐的,怀疑我在外面有人,我气不过就告诉他我外面是有人了,他就打我,我怕丢人,就没敢声张,他……”

王旭伸手握住李赛花的手,说:“婶子,他怎么了?”

“他竟然把田寡妇叫回家里,当着我的面,做,做那事儿,我,呜呜,我该怎么办呀!”

王旭叹了一口气,他把李赛花抱在了怀里,李赛花挣扎了一下,他用力抱着,过了一会儿,李赛花哇的一声,大声哭了起来,王旭并不是想占便宜,他是看出来李赛花积郁在心,如果不能得到一次双方,很快就会病倒,所以,他才这样。

李赛花哭了足足十多分钟,眼睛都肿了,这才停下来,等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她的脸色虽然还是不大好,但是跟一开始比起来好了很多。

“你别理他,他既然这样坏,你干嘛还跟他过?跟他分开吧!”

“我已经跟他分开睡了,我都两月没让他碰我了。啊?分开,你说离,离婚?”

“是呀,你觉得他都那样对你了,你们俩还有希望和好吗?就是和好了,你能忍受他那些事情吗?”

李赛花沉默了,对于她们这一代女人来说,丈夫就是天,家庭就是天,只要嫁人了,从来没有离婚这一说。

虽然也听说谁跟谁离婚,但是,从来没有说男人怎么样的,大家都说,是女人没办法拴住男人的心,这就是现实,虽然很可笑,但是是事实。

“可是,不行呀!”

“怎么不行?婶子,苏日安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但是,你现在才多大?不过三十多岁,正是好时候,就说你能活到七十岁,你想想,你什么时候才能跟他混到七十岁?还得三十多年,你要是还跟他在一起,你至少少活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