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都说朝里有人好当官,这年月朝里有人也好办事,桑大宝想在柳树屯儿众位乡亲的宅基地和口粮地上做文章,但是,很快就踢到了铁板。

王旭连夜去了县里,然后找到了刘家药堂,正好遇到了冯子材,把柳树屯儿的事儿跟冯子材一说,冯子材拍着胸脯把事儿揽了下来。

第三天,国土局和林业局的口径变了,说这是登记,然后要交一部分钱办证儿,房子还是自己的,地也是这样,谁更重,谁拥有地权,如此一来,乡亲们一片欢呼,除了唐翠华,阴玉凤他们,谁都不知道,这个问题其实是王旭给他们解决的。

杜黑牛家,李赛花冷着脸,在旁边伺候酒席,这几天,国土局和林业局的领导以及乡里的几个民警都住在她家,幸亏家里好几间大瓦房,要不还真住不开。

这还好说,最让李赛花讨厌的是,杜黑牛天天跟他们大吃大喝,看着他们醉醺醺的模样,让李赛花非常讨厌,不过,脸上没有显出来而已。

“老杜,我实话跟你说,这个事儿……”

胖科长正要说什么,他腰上一个东西“哔哔哔”的响了起来,杜黑牛羡慕地看着那个东西,胖子很高傲的把那个东西拿出来,按了两下,说:“老杜,我用一下电话,局长给我打传呼了,急事儿!”

“没问题,没问题,用,用,尽管用,哈哈。”

杜黑牛点头哈腰的答应着,完全没有在乡亲们面前时,那种昂首挺胸的气势,李赛花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去了厨房,厨房里还炖着一个兔子,一会儿要给他们拿上来,其实,她是不想看杜黑牛的那种奴颜婢膝的恶心模样。

说起来,女人是个很奇怪的动物,跟男人一点不一样。

大多数男人,即使面对自己讨厌的人,如果有必要,也会不露声色的跟对方交流、玩耍甚至勾肩搭背做“好哥们”。

但是,女人不一样,她们的情绪表达更直接,更感性,喜欢就是喜欢,只要喜欢怎么都可以,但是一旦不喜欢了,那么,无论这个人多么优秀,在她眼里,也是一无是处的,所有的优点,也变成了令人厌恶的缺点。

现在,李赛花就是这样,随着一档档事儿的发生,再加上最近这段时间,杜黑牛变本加厉的胡来,让她完完全全对杜黑牛失去了信心,杜黑牛的一切都让她那么的厌恶,甚至是深恶痛疾!

胖子科长的那个东西是传呼机,非常神奇的东西,有事儿的话,只要通过传呼台呼叫,就会立刻收到信息,然后给对方回电话,甚至还可以传递消息。

杜黑牛非常眼馋这东西,不过,这东西好贵,要好几千块钱,赶上他的摩托车了,他虽然每年也能收入万把块,但让他用半年的收入买个这样的东西,他还真不舍得,只能偷偷的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