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王旭低下头,把李赛花脸上的泪珠吻去,然后说:“我不希望你天天活在痛苦之中,你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么,让他承认错误,要么,你们就离婚吧!”

李赛花默默地流着泪,她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一直以来,能够相夫教子,做一个好妻子,是她最引以为傲的信念。

但是,随着最近这两三个月发生的事情,她发现,自己所谓的坚持,没有了任何意义。

其实,杜黑牛去外面寻花问柳,跟那些俏寡妇、小媳妇的勾勾搭搭,李赛花并虽然生气、怨恨,至少不会上升到想离婚的高度。

让她真正伤心以至于死心的,是杜黑牛做了让她深恶痛绝的事情。

杜黑牛不但对她殴打虐待,甚至还曾经叫上外面的野女人,把她捆在床上,亲眼看着他们在那里做坏事,而且污言秽语的咒骂她。

这还不算,最后,杜黑牛不顾她的挣扎、反抗,当着那个女人的面儿,把她侮辱了。

从那天开始,李赛花就进入了一种类似于行尸走肉的状态,整天以泪洗面,感觉了无生趣,整个生命似乎都失去了色彩,直到王旭那天去她家借摩托车,她在王旭怀里痛哭一场,把压抑的情绪发泄出来,这才感觉好了许多,也感觉到了生的意义。

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就是缘分,李赛花在备受打击之下,感受到了王旭的温暖和体贴,立刻把一颗心系在了王旭身上,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王旭算是趁虚而入,不过,他并不是那么主观罢了,这是一种缘分。

尽管如此,李赛花还是解不开自己的心结,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选择,她跟王旭待了会儿,就下山回家去了。

李赛花走后,王旭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星星,怎么也睡不着。

柳树屯儿地处偏远,民风淳朴,虽然在男女关系上有些小瑕疵,但是,其实跟以前村民们战天斗地,努力繁衍自身有一定的关系。

这些,王旭曾经听村里最年老的老人说起过,从其他人的口耳相传中也获得了一些消息,但是,大体来讲,大家还是非常朴实、善良、醇厚的,但是,最近这些年,村里出了好几个让人看不过眼的家伙,比如杜黑牛、罗大壮、苏秀才、于麻子等等这些人。

王旭想不明白,是柳树屯儿的风水变了,还是说随着时代的进步,大家的那种朴实劲儿越来越少了?

其实,这种想法不该是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想的,不过,李赛花和胡兰的遭遇,不能不让他多想。

另外,还有个让他感到困惑的是,全村二百多户人家,死了汉子或者汉子跑了的,竟然有二十多户,简直都快成了寡妇村儿了。

王旭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中,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做了好多乱七八糟的梦,在梦里,他似乎看到有一块黑云笼罩着柳树屯儿,那个黑云里有个怪物,不断地吞噬着柳树屯儿的气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