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王旭点点头,说:“这就对了,我刚才号了你的脉象,虽然表面粗旺,但是细细切之,会察觉其中有些脉象细而迟缓、短、难、散而不畅,这是涩脉之相,这或许是心阳虚症,孙大哥,不要去别处了,赶紧带我找个草药店,我要给你配药,你有病,而且是大病。现在显示不出来,但是,过一段时间,你会出现夜里憋醒、惊悸、烦躁、手足惊厥、左室心衰的症状!严重了,或许会危及生命。”

孙长山一愣,王旭不懂现代医学,他说的这些,跟心肌梗死大致一致,他不由得心中一动。

凡是有能耐的人,尤其是红尘之中有能耐的人,对于生死好似十分看重的,孙长山也怕死,他立刻让司机掉头回公司,因为要说药品齐全,那还得是他的公司里,毕竟是中草药公司,各类草药必须比较齐全。

回到公司,孙长山让王旭自己坐会儿,借口有紧急公务要处理,就出去了,这一走就是两个多小时,眼看着外面的天儿都黑了,王旭有些着急了,他还要回旅店住呢。

正在他急着要走的时候,孙长山回来了,他脸色阴沉,强颜欢笑,对王旭说:“兄弟,不瞒你说,我自己去做了个详细的检查,确实出现了血管狭窄,有动脉硬化的情况,换句话说,我确实有心肌梗死的几率,哦,就是你说的心阳虚症。”

“你的情况还比较危险,你现在已经是心阳虚欲脱和暴脱的中间阶段,如果你继续这种没有节制的生活,不立刻治疗,真的很危险……”

王旭顿了一下,说:“当然,孙大哥,我们今天第一次见到,我很难让你相信我,我也是年龄偏小,或许有所失误也说不定,但是,我真心请你多多注意,如果可能,最好做个详细检查,想办法治疗一下,所有的病,其实最好的治疗办法,就是防患于未然,就是预防。”

说完,王旭站起来,继续说道:“天晚了,我要回旅店,不管怎么说,谢谢您告诉我那些事情。”

说着,王旭就要走,他看得出来,孙长山其实并不是很相信他的诊断,否则,也不会一会公司就偷偷跑去检查身体了。

对于医生来说,尤其王旭这种家传医术的人,是有“不医”的规矩的,也就是五不治:信巫不信医者不治;违背人伦者不治;体赢不能服者不治;重财轻命者不治;讳疾疑医者不治。

孙长山的表现,很显然是讳疾疑医,所以,王旭虽然有心,确实无力,只好准备回去。

孙长山一把抓住王旭,很恳切的说:“兄弟,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并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想验证一下你的医术而已,我诚恳的请求你,帮我治疗这个病。”

孙长山没有提诊费的问题,对于他这条命来说,多少钱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