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王旭昨天就知道,刘警官和小兰他们夫妻俩有个孩子,叫虎子,似乎病得很严重,今天看来,似乎情况并不是很好。

王旭踌躇了一下,他还是转身去敲小兰的门。

为了避免误会,王旭一边敲门一边喊道:“小兰嫂子,我是王旭,我回来了,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过了一会儿,小兰很谨慎的把门打开一条缝,探出半个头,她眼睛红肿,抽噎着问:“王旭,我没事儿,你放心吧,习惯了!”

王旭很诚恳的说:“小兰嫂子,我算是半个大夫,家传中医,孩子是不是不舒服?我可以帮你看看,你老这样也不行呀?”

昨晚,小兰就哭过一次当时王旭没好意思打扰,今晚,他犹豫再三,觉得真不能不管了,这才敲开了小兰的门。

小兰犹豫了一下,刘警官在外面执行任务,家里就她们娘俩,一个妇道人家一个四岁的孩子,如果王旭是坏人,她知道那后果会十分可怕。

不过,王旭是至阳之体,先天对女人就有很强的吸引力,这种力量作用在小兰身上,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

小兰虽然害怕王旭是坏人,但是,总觉得王旭面相正直,怎么看都不像坏人,所以,她大着胆子开了门,不过,从她那紧张的模样能够看出,她还是比较小心的。

他们住的就是一个普通的房间,屋里多了个厕所而已,一张大床一张小床,屋里还堆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在墙上,有一张很大的照片,刘警官身穿绿色警服,小兰穿着红色礼服,俩人的脸上,荡漾着幸福的微笑。

小兰的脸有些红,在窗户边的绳子上,还挂着一些内衣,她趁着王旭不注意,赶紧把那些东西收了起来。

王旭并没注意那些东西,甚至到现在为止,他没仔细打量过小兰的相貌和身材,他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色的。

虎子是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儿,那眉毛,那鼻子,那小嘴,一看就是刘警官的种。

这孩子一看就有问题,小家伙不时地抽动身子,两只小拳头经常攥得紧紧地,眉头也一直皱起,似乎在做噩梦一样。

王旭抬头问小兰:“小兰嫂子,这就是虎子吧?他这种情况多久了?”

“得有十四五天了,他爸一直加班忙,我自己带着虎子去了趟医院,可没检查出什么毛病来,医生说孩子可能受到了惊吓,开了些安神的药,起先还管用,这几天又不管用了。”

小兰说,虎子白天没有什么大问题,白天的症状就是不大爱吃饭,有的时候呕吐,晚上就是世面,踌躇、心悸、胸闷。

虎子可是他们俩的心肝宝贝儿,这孩子白天晚上的折腾,一直不见好,小兰简直痛不欲生,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