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李赛花一见到王旭,就眼圈儿发红,低着头说:“杜黑牛去我们家闹了一通,我爸妈嫌丢人,不让我离婚!”

王旭一瞪眼,说:“赛花,那不行,必须得离,这个王八蛋干了那么多吊草混蛋事儿,怎么还能跟他过下去?”

李赛花手上有淤青,就连眼角也有淤青,显然,这不是她自己磕的,那么,很显然,这绝对是杜黑牛干的。

李赛花浑身是伤,虽然看不到身上,至少从脸上手上能看出来,这个杜黑牛现在简直就是魔鬼附身,混的不像话。

杜黑牛也真是变了,以前不舍得动李赛花一个手指头,现在可倒好,把李赛花当成沙袋了。

注意到这些,王旭的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他撸了撸袖子,问:“咦,你这是怎么弄的?全是青?我知道了,你说,大黑牛这王八蛋哪儿去了?我要好好跟他聊聊天儿了!”

李赛花扭过头,抹了一把眼泪,说:“去找曲明凤了,罗大壮出门干活儿,又要走好几天,他,他说今晚要跟曲明凤干,干一晚上……呜呜。”

王旭本来就很愤怒,又听李赛花说杜黑牛去找曲明凤鬼混去了,更是上火,转身就要去找杜黑牛算账,被李赛花一把拉住,说什么也不让他去。

“大棒,你快别去找他了,我这心都凉透了,我想好了,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就凑合着把这个年过完,来年我就跟他离婚,到时候,如果我父母不要我,我,我就……”

李赛花流下了眼泪,这个女人本来就心高气傲,现在,她家人不支持她离婚,一时间,真不知道能够到哪儿安身立命!

王旭转过身,眼睛发红,他握住李赛花的手,感到她的小手冰凉,瘦得皮包骨头,跟以前相比,就跟变了个人一样,让他感到一阵阵的心疼。

王旭看着李赛花的眼睛,认真的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就跟我住,我明年开始在南山上开荒种地,有我一口吃的,我就肯定不能让你挨饿!”

李赛花有些感动,趴在王旭肩膀上哭了起来。

王旭现在不是那种毛头小伙子,不管不顾,他可不想让李赛花有那种对不起杜黑牛的想法,所以,俩人当然不会做什么别的亲近的事情,李赛花哭了一会儿,心情好了不少。

王旭跟李赛花商量了一下怎么离婚的事儿,然后又问起万小玉的事儿,这一问,发现向美丽确实是跟他撒谎了。

向美丽说的大体上说的没错,但是,她隐瞒了两件事情,一个,是那个所谓的有头有脸的人,其实是那个男孩儿的舅舅,但不是政府的,而是在县里都很出名的大混混肥龙,纪天龙。

纪天龙的这个外甥叫李响,名字不错,但是,是响马的响,可不是理想的想,这个孩子十八了还在初三混着,不好好上学,天天在学校玩弄小姑娘,没几天就换个女朋友,仗着自己舅舅的势力,俨然就是学校的土霸王,甭说同学们了,就连老师、校长都没人敢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