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夏然的母亲撇撇嘴,说:“他才多大,所谓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他就是从娘肚子里开始学医术,能高明到哪儿去?我不用他看。”

夏然还想说什么,王旭已经笑着站了起来,然后很礼貌的告辞,离开了病房。

“旭,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这样。”

“没事儿,老人嘛,说两句就说两句,她说她的,咱们又不会真的分开,而且,你放心,我能搞定的。不过,然然,我是知道你为什么盼着有个爸爸了,哈哈。”

夏然脸一红,白了王旭一眼说:“哼,还说没事,这不是在挑拨离间,打击报复吗?”

王旭赶紧摆手,直喊冤枉,俩人逗了几句,王旭说:“然然,我去照顾你父亲吧,嗯,我看看能不能给他配点药,让他早点痊愈,至少可以下地,这样,你妈妈也就说不出什么来了,我再给她配点药,你就不用那么累了。”

夏然点点头,带着王旭去了她父亲那里,跟他父亲交待了一声,然后就去了她妈那里。

夏然的这个后爹姓宋,是个老国企,但是下过乡,两个人聊起农村的生活,还特别能说到一块儿去,聊了会儿,王旭就问:“宋叔,你的伤怎么样了?”

宋大同,也就是夏然的后爹脸色有些不好看,说:“我看这医院的都是一群庸医,说什么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躺了快一个月了,可是腿脚还是不利索,动都不能动,按这进度,别说一百天,我看两百天过去,我还得是个瘸子,要是在我工厂里,我分分钟然他知道什么叫客户满意高于一切。”

王旭噗嗤一笑,这位松鼠还挺有意思,听着说话的调门儿,在单位里应该还是个领导,他想了下,问:“宋叔,我能不能给你号号脉?”

宋大同一愣,但没说什么,伸出来左右,递给了王旭,王旭眼睛一亮,知道这个宋大同比较懂中医这一套规矩。

王旭其实怕的是车祸造成他们两个人内脏受损,经过号脉,他确定了,宋大同脉象平稳,沉而不浮,虽然略有气亏,但是大体来说还是比较健康的。

“宋叔,你的身体挺健康的,看来,主要问题还是在腿上,你着腿骨折情况严重吗?”

“其实我不是很严重,小腿碎了三块,秀梅比较严重,左胳膊骨折,身上还有多处挫伤,腿也骨折。”

王旭点点头,他出了病房,找到当班医生,询问了一下宋大同和高秀梅,也就是夏然母亲的情况,在医生的指导下看了片子,他心里有数了。

回到病房,王旭开门见山的说:“宋叔,我跟值班大夫沟通了一下,他们向我介绍了你的情况,我有把握让您的腿恢复速度加快,嗯,大体上来说,大概一周,或许不用一周,您就可以活动腿了,当然,还不能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