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王旭不等刘冬虫说话,继续说:“这四种草药,就是所谓君臣佐使中的佐使。”

刘冬虫一愣,支支吾吾的问道:“可是,其中不是已经有了君臣佐使了吗?”

“听说过复方吗?”

刘冬虫脸色巨变,大汗淋漓,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

他们不是没有考虑到这问题,但是,当时他们觉得已经把方子研究透彻了,而且百般验证,确定那方子就是一副温补效果的验方,而且是古方。

他们破解的方子,能够对身体起到很好的调理作用,所以,他们直接把那四种搞不明不白的药当成了惑药,置之不理,这才酿成了今天的大祸。

“我跟你们说这么多,就是告诉你们,害人反害己,如果你们没有去破解什么方子,也不会有今天的问题,现在,你还问我想怎么样吗?”

刘冬虫低头想了半天,他缓缓站起来,然后扑通一下跪在了王旭面前,然后深深低下头去:“王旭,请你看在我曾经出手帮过你几次的面子上,帮我们解决这次的问题吧,我们刘家,原意付出一百万和四成的公司股份给你。”

王旭冷笑了一声,说:“股份?四成?真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原来还说三成股份,结果呢?小烧鸡的霸王炒鸡一个月都分我一万多的红利,可是你们呢?前后好几个月了吧?分给我八九万块,哼哼。”

“到上个月月末,我们一共有一百八十四万的纯利润,这些利润我们全给你,不,我们翻倍给你,然后另外给你一百万,外加四成股份。”

“刘经理,你能做主吗?”

刘冬虫楞了一下,咬了咬牙,说:“无论如何,哪怕我付出一切代价,也会把承诺的兑现。”

“好吧,等你兑现,我就出手帮你。”

这几个月来,养生堂的食客陆续出现了虚胖、气喘、流鼻血、夜梦盗汗、心跳加速等一系列的不良反应,但是去医院检查,却都是没病。

一开始大家没注意,后来,有个报社的记者,原本要给养生堂做广告,也出现了这种情况,他一调查,才发现,去养生堂吃饭的人,好多人都有这种情况,他就想办法做了一些实验,结果表明,确实是养生堂的问题,这才揭开了问题的序幕。

当大家发现,一吃养生堂的东西,就会更加剧烈,不吃就会逐渐转好后,瞬间群情爆发,一起涌到养生堂交涉。

一开始刘家死不承认,但是,后来越来越多人出现问题,他们才意识到出大问题了,要知道,到养生堂吃饭的,可以说非富即贵,他们这一发里,整个刘家都摇摇欲坠,差点成了过街老鼠。

于是,刘家迅速出手应对,不但派出了自家的坐堂老中医,还外聘了许多医生代夫老专家之类的,可是这时候出手,却已经晚了,而且,更打脸的是,他们的大夫出手,竟然治不好这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