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司南没有参加这个招待会就离开了养生堂,等大伙儿送走司南,再回到屋子,刘山参满脸不高兴,他直接质问刘冬虫,“叔叔,你怎么搞的,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你这样做,有没有把爷爷放在眼里?”

刘冬虫脸色铁青,刚才因为在司南面前,他强忍怒气还要装出一副笑脸,但是现在,没有了外人,他根本不惯着刘山参。

“刘山参,你还不是家主呢,你当了家主,也得注意你的态度,我们刘家有规矩,讲究长幼尊卑!”

刘山参还没说话,刘夏草不乐意了,他说:“老二,山参这孩子不也是为了家族着想吗?假的就是假的,万一那些客人们发现是假的怎么办?我们刘家的脸不都丢尽了?”

“大哥,刚才司市长的意思你不明白吗?他根本不是要见识老山参,他根本就是觊觎,想要半路劫走。”

“不可能,我把他请来,就是给咱们刘家的酒宴添彩的,可是你……”

刘冬虫跟刘夏草说话,刘山参忍不住插嘴说了一句,

“刘山参,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随便插嘴,你懂得什么?”

刘冬虫瞪了插话的刘山参一眼,对刘首乌说:“爹,爷爷现在身体非常需要这东西,我是觉得早一会儿送到他手里,会更好一些,所以,我自做主张直接安排人送去了爷爷那里。”

“哼,谁知道是不是自己独吞了?”

“刘山参,你什么意思?”

刘冬虫噌的一下站起来,指着刘山参喊了起来,刘山参一点不含糊,冷冷一笑,说:“叔叔,是谁做的谁清楚,谁想独吞谁也清楚,你着急啥?”

“你……”

“好了,别吵了,抓紧时间召开酒会,然后我们立刻赶回家族。”

刘首乌发话,大家再也没说什么,因为这个小插曲,酒会进行得很快,刘家上下都没心思演戏,大家甚至有些摸不着头脑,就已经散会了。

大家都没注意,在酒会进行时,刘山参偷偷摸摸地打了好几个电话,整个救火过程,也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把重要的客人送走,刘家上下就再也待不下去了,刘龙涎什么情况,一直没传来消息,他们必须回去确认一下情况,所以,他们分别坐着轿车,急匆匆的往省城方向驶去,刘家的大本营就在省城郊区的一处大庄园里。

刘家是天河省的大族,可以说跺跺脚天河省都会颤两下,用呼风唤雨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在天河,刘家的势力盘根错节,外人很难真正掌握他们到底有多么大的能耐,但是,无论能耐多大,都逃脱不过生老病死。

如今,刘家老祖宗刘龙涎,就面临这样的窘境,但是,好在关键时刻,王旭拿出了老山参给刘龙涎续命,刘冬虫可以说走了一步好棋,这一下子,就把刘山参的计划给打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