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刘山参站起来,嚣张的指着刘夏草,大放厥词,“老东西,我看你是老糊涂了,他王旭一个乡野小农民,凭什么成为刘家的贵宾,还不反对,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刘家上上下下都是我的,我还没说同意呢!”

换在其他时候,刘山参这样咆哮、忤逆,刘夏草也不会怎样,但是,现在是当着刘家老祖宗刘龙涎的面儿,刘山参还这样嚣张跋扈,一点长幼之序的规矩都没有,这不是等于打他的脸吗?

刘夏草的气的手都哆嗦了,瞪着眼吼道:“你个不肖的东西,胡说什么呢?”

“行了行了,你个老东西,给我闭嘴吧,烦不烦呀你?”

刘山参一句话吧刘夏草噎的差点吐血,刘夏草抚着胸膛,张着嘴,但就是说不出话来,他完全是被刘山参气的。

刘山参哼了一声,转头对刘首乌说:“爷爷,你岁数大了,快休息吧,就跟我那个老不死的太爷爷一样,去太上阁养老多好?刘家交给我吧,我一定把刘家发扬光大。”

“你,你气死我了,你说什么?”

刘首乌猛地站起来,他一向疼爱刘山参,可以说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就跟杨哲小祖宗一样,但是现在却变成了这样子,立刻被气的脸红脖子粗,指着刘山参,他瞪大了眼睛,似乎要仔细看看,眼前站的是不是他孙子!

看刘首乌那悲痛、伤心、生气的模样,他应该是彻底后悔了,后悔那么溺爱这个的孙子,这哪儿是人,简直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刘山参哼了一声,说:“那你为什么不快点死?真想跟那个老不死一样,躲在幕后指手画脚吗?……”

刘山参指着坐在上首的刘龙涎,对刘首乌说:“老东西,你怎么不明白?现在不是你们那会儿了,现在社会进步了,你还霸占着家主位子不下来,你自私不自私呀?你让位给青年人多好?你看看,马路上,多少洗浴酒吧KTV,那才是真正赚钱的好地方,日进斗金呀,知道吗?开个破饭馆儿,卖个小药丸儿,累死累活,一个月挣个几十万上百万,擦,要饭呢?你作为家主,整个家族都被你带沟里了,你还好意思站在这里,我跟你说,我如果是你,我早就买块豆腐,一头撞死了!”

刘首乌气的浑身颤抖,他没想到,自己疼爱有加的刘山参尽然会说出这样伤人的话来!

“噗……”

刘首乌张嘴吐出一口鲜血,然后颓然的坐在椅子上,指着刘山参,怒目圆睁,“你……”了半天,一仰头,竟然晕了过去,刘夏草和刘冬虫赶紧过去救人,一时间,大厅里气氛紧张起来。

刘老太爷一直面不改色,似乎看猴戏一样看着这一切,因为他没说话,刘山参也就没没理他,现在的刘山参,不可一世,就像一个疯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