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王旭刮了一下刘麝香的小鼻子,刚要说什么,刘麝香已经把王旭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上,然后闭上了眼睛,同时,她的腿也轻轻的分开了。

王旭不是傻子,当然明白刘麝香是什么意思,那块地刚被他开垦出来,他这个老牛当然愿意多耕几次,所以,他笑着翻身上马,拥吻着刘麝香,然后再次开始了征伐。

刘家大院的人们至少有一小半儿的人听到了刘麝香的喊声,那声音让大伙儿面红耳赤,许多有老婆的汉子,气喘吁吁地把老婆拉过来,然后迫不及待的干了一炮,可以说刘麝香无形之中为刘家大院的和睦,做了巨大的贡献。

当然最大的贡献,还是王旭这个不知疲倦的老牛,正是因为他努力得耕地,才给了刘麝香这么大的动力。

在远处,刘家另外一处议事大厅,刘龙涎满脸阴沉,看着他的儿子和孙子不说话,室内的气氛非常紧张,从刘首乌开始,大伙儿都不敢出声。

“说吧,怎么办?雪莲已经跟王旭他喝了交杯酒,但是麝香这丫头又横插了一杠子,这怎么办?现在,唉……成何体统?”

刘冬虫看了看低眉顺眼的刘首乌和刘夏草,知道自己必须要说话了。他想了一下,说:“爷爷,王旭在老家有好几个女人,各个都美若天仙,根据我观察,就连阴玉凤,也就是阴司令的掌上明珠,也成了王旭的女人,这家伙是个风流胚子,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呢,所以,我觉得雪莲……”

“不行,我们刘家其实已经走下坡路了,所谓富贵不过三代,如今到山参……哼,到雪莲这一代已经是第五代,我们如果再不想办法,刘家肯定会没落!”

“爷爷,现在麝香跟王旭好上了,她肯定不会说跟王旭风流一下就算,她其实是在变相的告诉我们不能再拿她做交易了!”

刘龙涎叹了口气,点点头,说:“唉,也是委屈麝香那丫头了,算了,她喜欢王旭就跟着王旭好了,但是,雪莲怎么办?”

刘冬虫偷偷看了刘龙涎一眼,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说:“爷爷,按理说,麝香嫁到了吴家,已经不算是我们刘家的人了……”

刘冬虫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白了,刘麝香是刘家人,那么她跟刘雪莲就是姑侄关系,但是没如果不是刘家人,那么,也就不存在这层关系,说白了,就是不算什么乱套了。

其实,昨晚刘龙涎就有这意思,刘冬虫那句“各论各的”,其实已经带有某种暗示性的含义了,当时刘龙涎没有吭声儿,其实就代表了默认。

既然刘冬虫给了两下一个台阶,刘龙涎点点头,叹了口气,说:“王旭是一颗参天大树,甭说别的,就是他的奇怪能力,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所以,我们必须牢牢地抱住这根粗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