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宋寡妇穿了一件草灰色的外套,圆圆的脸上挂着微笑,她希冀的看着王旭,王旭犹豫了一下,停住了,“那啥,你有什么事儿?”

宋寡妇有些害羞,她看了看周围,说:“我这次只能找你,别人还真的不行,你跟我走,去我家。”

“你到底有啥事儿?”

“这事儿在大街上不好说,你就跟我去吧,不行吗?”

王旭看着宋寡妇,她满眼都是祈求,甚至要哭了似的,他想了一下,反正罗伟那边也不必急在一时,就点了点头。

宋寡妇并不是个坏女人,自己拉扯儿子上学,其实真的很不容易,她在村子里属于那种不爱说话、不爱搭理人、很规矩,很本分的女人,很少跟其他男人来往,大伙儿对她的评价还是很不错的。

如果王旭没有撞破她的事情,宋寡妇在王旭心中的印象也还是很好的,但是,自打那次帮着宋寡妇解决了“锁阳”的问题,他对宋寡妇的观感发生了变化,当然,并不是讨厌,而是从原来的敬佩,变成了现在的惋惜。

宋寡妇能够守住自己的身子这么多年,真心不容易,但是,她为了解决自己的需求问题,竟然那样做,说实话,王旭就很不赞成,先别说会不是生些怪病,就说那种人和狗……感觉真不好。

说句难听的,有黄瓜有茄子有木头最不济还有手,干嘛非得用一条大公狗呢?

那天晚上,宋寡妇到果园小屋里“献身”,说实话,那时候王旭确实是有些心动,但是一想狗那事儿,他立马软的不能再软。

一路上,宋寡妇也再没说话,王旭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不知不觉就到了宋寡妇家,一进门,王旭吓一跳,原来,宋寡妇床上躺着一个男人,虽然看不清脸,但是的确是个男人。

王旭一愣,宋寡妇脸一红,说:“大棒,你别乱想,这是我儿子,得了怪病,老是喊着冷,可是一直就不好,我想了好多办法给他治了,去医院检查,也是没毛病,我,我,我该怎么办呀!”

说着,宋寡妇眼圈红了,王旭摆摆手,说:“你放心吧,我会想办法的。”

王旭给宋二宝,也就是宋寡妇的儿子号了一下脉,结果,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这孩子竟然是装的,换句话说,他很健康根本没病,皱了皱眉头,王旭对宋寡妇说:“你先出去,我要给孩子治疗一下,他是男的,你不方便。”

宋寡妇很高兴,她感激的看了王旭一眼,又看了一眼宋二宝,伸手在他头上摸了一下,然后转身出去了,顺手还关上了门。

王旭细心地挂上窗帘,然后对宋二宝说:“行了,别装了,起来吧。”

宋二宝一开始还在闭着眼,王旭说了几遍,见这家伙不听,伸手在他身上戳了一下,他身子一挺,哎哟一声,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