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王旭又给肖梦雪输入了将近一分钟的能量,这才松开手,轻声问:“还疼吗?”

“热乎乎的,不疼了!”

王旭说:“梦雪,我还想要……”

肖梦雪十分羞涩,她闭着眼,微微点点头,王旭伏在肖梦雪身上,分开两条腿儿,找准位置,然后,再次冲击起来。

“呀!王旭,我要杀了你……”

“砰!”

肖梦雪再次把王旭踹下了床,王旭愣了,这一脚真不冤,肖梦雪那里竟然又流出血来,而且,刚才……还有层……月莫!

王旭懵逼,肖梦雪也瞪大了眼睛,她刚才只是下意识的一脚,说实话,她真不想把这个把她破了两次身的男人给踹下床。

某位女作家曾经说过,“如果爱和忄生分开的话,女人追求的一定是忄生福……是否通往女人心里最近的通道是阝月道,只是一个非梦!”

想想看,王旭通了两次,都给她带来那么深刻的记忆,没走到她心里才怪呢!

(纯属小说胡说八道,不得模仿,否则概不负责!)

王旭揉了揉老腰,龇牙咧嘴的,“那啥,梦雪,我真不是……”

没法说下去了,真不是故意的,还是真不是用劲儿了?

事实就是如此,狮屎胜于熊便呀!

王旭光着身子,慢慢爬上床,他温柔的吻着肖梦雪的唇,肖梦雪气呼呼的躲开,说:“你这家伙,我刚才明明破了,但是……”

“嘿嘿,那是我学的气功,把你那里给修补好了!”

肖梦雪眼睛一亮,说:“旭,要是咱俩联手开一个膜修补的业务,我次奥,一定会生意兴隆!”

王旭皱皱眉头,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女人说脏话,不过,感觉很新鲜,随即他注意到另外一个问题,“为啥是咱俩合伙儿?”

小梦雪脸一红,说:“我得监督你,万一你对那些人使坏怎么办?”

王旭哈哈一笑,凑到肖梦雪的耳边,小声说:“梦雪,我现在就想使坏……”

肖梦雪媚眼如丝,一双凤目之中如烟如雾,如雨如春,“你想怎么使坏呀?”

王旭眼珠一转,想起刚才肖梦雪说的话,低声说:“梦雪,我想次奥你!”

肖梦雪用鼻子嗯了一声,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那雪白的颈子和熊偶,再次变得分红,这女人竟然立刻情动。

除了跟人骂街吵架,王旭还是第一次在床上对自己得女人说出这样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那么兴奋,一支钢枪简直都要快变成不锈钢了!

这一次,他没有猴急的横冲直撞,而是找准了位置后,轻轻地向里面推进,这一次,他感受到了肖梦雪的好,紧紧地,柔柔的,滑滑的,而且,沿路似乎越过了不少褶皱,刮在肉上,竟然十分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