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当他挺手下人向他汇报,说王旭公然和夏然住在一起,而且貌似制造的噪音还挺大以后,司南再也忍耐不住了。

他给苟褪资下了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拆散王旭和夏然,但是,绝对不能让夏然掉了一颗汗毛。

主子下了命令,苟褪资心领神会,就开始谋划着怎么拆散王旭和夏然,然后,就发生了后面这一系列的事情。

王旭哼了一声,给苟褪资下达了一个指令,这家伙就开始在那女人身上疯狂活动起来,大概几十下,就结束了战斗,王旭角儿还不解气,就让他直接开门出去,他要围着这片楼房跑上三圈儿!

市长的秘书在大街上光着屁股奔跑,这会造成什么影响,王旭根本不在乎,他现在想到的是,怎么报仇,也就是怎么处理司南。

他看了一眼中了玄武通神后有些迷迷糊糊的女人,这女人身材一般,长相也一般,而且,似乎用的久了,下面都成了木耳,黑色的木耳,他撇撇嘴,原本还有丁点儿不怀好意,现在是完全不存在了!

司南主在官员府邸,好像是全市所有的大官儿都住在这里,王旭虽然艺高人胆大,但是闯这样的地方也有些心虚。

他想了一下,把自己那身几乎标志性的中山装脱了下来,然后,随便顺了几件件衣服穿在了身上。

当然,他不是当晚就行动的,他胸口的那些排骨,不,肋骨,骨折还没好利索,他每天都用能量滋养,今天用的能量太多,只能明天再行动。

第二天晚上,王旭特意在十一点多才行动。

他可是听说了,有些当官儿的,晚上都特别忙碌,有的日理万鸡,有的修建小长城,有的到歌厅锻炼肺活量,顺便检验女服务员的服务工作是否周到;有的则跟小姑娘、小少.妇啥的在一个温馨而私密的地方畅谈人生,当然,也可能是生人,总之,上半夜很少有在家的。

这个官家社区一片安静,偶尔有灯光从窗里透出来,但也是一闪而灭,王旭总感觉气氛不大对头,似乎有一种压迫感,他深吸了一口气,这种压迫感还是每小时。

“王旭,不对劲儿,这里似乎住了一个高人。”

王旭楞了一下,“木老头,你什么意思?”

“我说不上来,总之,是住了一个高人,你小心点,这个人的能量不多,但是,对你依然有威胁。”

“木老头,你说话就跟放屁一样!”

“你大爷的,你什么意思你?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不是吗?谁跟我说在人间无敌的?谁跟我说可以横着走的?我这还没出长河市呢,就遇到一个对我有威胁的,你说你说话是不是跟放屁一样?”

木老头哼了一声,直接悄无声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