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于文正一愣,接着,声音有些阴沉的问道:“你到底是谁,你有什么目的?”

王旭微微一笑,说:“于省长,你跟我耍威风没用,我叫王旭,来自于本省长河县大河乡的一个乡野小农民,我没什么目的,如果一定说有,那就是帮着杨梦熊把你儿子治好,我可以告诉你,我能把阴啸天的女儿治好,我也能把你儿子治好,信不信在你。”

说完,王旭转身就走,他最烦的就是这种自以为高高在上,所以对所有人都抱有戒心、疑心,而且还颐指气使,呼喝叫嚣的人,他宁可得罪杨梦熊,也不愿意在这里受这个家伙的怀疑和盘问。

“站住!”

于文正站起身来,大喊了一声。

与此同时,门开处,几个黑衣汉子举着黑洞洞的手枪,指向了王旭的脑袋,王旭的心脏猛地一跳,他冷哼了一声,转身看着于文正,说:“于省长,怎么?还想弄死我?”

于文正挥挥手,说:“我在这个位置,无论官场上,还是其他方面,都有好多敌人,我也是身不由己,不过,这位小友,我倒是知道阴啸天的女儿被治好了,你说你是治好阴玉凤的人,你有什么证据?”

王旭微微一笑,说:“你让阴啸天过来看看我就知道了。”

于文正与王旭对视着,久久,他点了点头,说:“我相信你,说吧,我儿子怎么才能好?你只要治好他,除了我答应的那个条件,你还可以向我提个条件。”

王旭摇了摇头,说:“不需要,我没什么要求,说实话,我并不觉得需要你的什么东西。”

于文正和王旭回到于志坤的房间,于文正对韩明顺说:“韩总,杨总的这位大夫刚才已经跟我说了我儿子的情况,现在,请你这边说一下你们的结果吧。”

不等韩明顺说话,那位老中医站起来,向于文正拱拱手,说:“于省长,对不起,我无能为力,贵公子气脉虚滞,心经窒碍,神魂虚无,疑为阴气附体所致,但这已经不是医道可以解决的范畴。”

于文正沉吟了一下,说:“这位先生,您可否明确说一下,我儿子到底什么情况。”

老者想了一下,说:“可能是冲撞了阴邪。”

于文正点点头,对韩明顺说:“韩总,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吧,尽管没有把我儿子治好,但是,我还是承情了,谢谢!”

韩明顺的嘴唇动了动,看了一眼胖子杨梦熊和王旭,叹了口气,带着那位白发老人,拱手告辞。

杨梦熊额头上冒出了汗,他站了起来的,刚要说什么,于文正对王旭点点头,说:“应该怎么做?”

王旭想了一下,说:“我还要去你儿子那里,不过,这一次,谁也不要跟着。”

于文正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