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据说,在那天,杜黑牛和那群人都争先恐后的从学校跑处理,在学校门口,他们都哇哇的吐个不停,大家很好奇,纷纷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杜黑牛他们纷纷摆手,推说不知道。

本来这事儿可能就这样过去了,但是,桑田量竟然跟陈先从房间里战斗到了操场上,又从操场上战斗到村里的大街上,大姑娘、小媳妇还是老娘们儿都吓得吱哇乱叫,老少爷们儿们看不过去,把他俩分开后,一顿好揍!

说实话,两个大男人连在了一起,这简直是从来没有听话所过的奇闻呀!

陈先跟桑田量的名声彻底臭了,陈先老婆直接在家喝了安眠药,但是被王旭“恰巧”救了过来,陈先撞墙自杀,也被王旭“恰巧”救了下来。

但是桑田量,却被愤怒的乡亲们给臭揍了一顿,疯狂的人们甚至“不小心”踩爆了他那两个泡儿。

桑田量走了,回了县里具体怎么样,谁也不知道,不过,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超过三天,整个大河乡就传遍了这个丑闻。

第五天,陈先一家子失踪了,谁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反正,从那天开始,陈先和他那个泼妇老婆不见了,再也没在柳树屯出现过。

第六天,乡长徐美霞亲自来到柳树屯儿坐镇,带着警察给大家宣传法律知识,还有计划生育办的工作人员,跟大家宣扬正确的恋爱观、婚姻观和生育观,大力提倡一夫一妻,只生一个娃,同性之间没有孩儿的道理。

杜黑牛脸色铁青,忍受着异样的目光,咬着牙撑着,天天陪着笑脸伺候箱里的这些人,但是,冷嘲热讽连绵不绝,都快把他逼疯了。

徐美霞在柳树屯呆了整整三天,这三天,杜黑牛度日如年,瘦了至少一圈儿,原本那张黑的光亮的脸,现在变成了灰色,颧骨都出来了。

糟心呀,他管理下的柳树屯儿竟然出了这样的妖孽,愧对列祖列宗,愧对各位父老乡亲,更愧对那些上学的孩子们呀。

“杜黑牛,你身为村长,竟然事先不知情,甚至还包庇桑田量以及陈先,你这个村长到底怎么当的?你能不能当?当不了说个痛快话,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这个破事儿都快传遍天下了,人家开口一说话,都说是大河乡的柳树屯儿,你让我们这些乡里的干部,脸往那儿放?”

杜黑牛低着头,吧嗒吧嗒的抽着烟,徐美霞瞪了他一眼,不说什么了,然后转身上了车,看着一溜烟儿走远的绿皮吉普,杜黑牛松了一口气。

他咬了咬牙,转身去了村委,把大喇叭打开,喂了两声,然后说道:“大家伙儿都知道前些日子发生的事儿了,丢人不丢人?恶心不恶心?两个大老爷们儿,唉……我都不好意思说,事儿发生了,但是,我们不能放松警惕,我跟大伙儿先说下,再发生这样的事儿,我可不客气,你们丢了我们柳树屯儿的脸,我就丢你的脸,到时候,别怨我把你们绑在一起去游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