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非分之想?你小小年级不上学,成了个二流子,以为我是聋的,瞎的,傻的?王旭,你既然已经跟我家小静在一起了,我也就是不说什么了,不过,我告诉你,你好好待小静,别跟一些乱七八糟、不三不四的女人来往!如果再让我知道这些破事儿,可别怨我不给你留面子。”

刘长富莫名其妙的发彪,让刘静和王旭很无语,处于对老人家的尊重,王旭并没有多说什么,笑了笑,点点头,说:“叔叔,您放心,我一定会对刘静好的,这您可以放心。”

“哼,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你个毛都没长齐的毛孩子,凭什么给小静幸福,怎么对她好?小静也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上你,唉,我也是,当时是怎么一时糊涂,才答应了你们两个的事情。”

“爸,你一点都不糊涂,王旭拿出一万块钱你才答应,说起来,我不就是你一万块钱卖给王旭的吗?我不知道你现在这是怎么了?人家好容易来咱家一趟,你看你摆个臭脸,王旭十九,但是十九怎么了?我弟弟十七八了,不还是花家里的钱,王旭只有十九,但是他投资四十多万承包了荒山,不但建成了生态园,还在山顶安风力发电机,全村人都免费用他的电;他十九,他投资五十万建起了三层楼的柳树屯中心小学,县里要给他发奖状他不要,说这是造福乡里,应该做的;他十九,他拿出二十万来给全乡上不起学的孩子设立助学金,那些孩子们可以免费上学,还有生活补贴。”

刘静哭了,她任凭眼泪流下来,“爸,我不知道你怎么了,你对外人那么好,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厉害?我们丢你脸了还是怎么了?你是村长,你又为这个村子做了多少?柳树屯现在大部分乡亲旱涝保收,因为他跟中药公司签订了包销合同,爸,您去看看有多少个十九岁的能像王旭这样的?”

说完,刘静把带回来给刘长富的好烟好酒、衣服,最后,犹豫了一下,有把事先准备好的两千块钱拿出来,放在刘长富面前,说:“爸,不管怎么样,你们是我的父母,王旭不经常来,怕你们省吃俭用的造坏自己身体,所以,准备了两千块钱,你跟我妈买点好吃的,好好保养身体吧!”

说完,刘静拉了一把王旭,转身向外走,走到门口,正好遇到她母亲,老太太围着围裙,满脸笑容,说:“你们杜村长刚走,你们咋不一起来?闺女,你跟王旭坐着就行,不用帮我,这就做好了,都是自家人,我也没做啥,你们俩好容易来一趟,今天不走了,明天再回,啊。”

王旭楞了一下,杜黑牛来刘静家,这是为什么?

这时候,刘长富终于找到了个台阶,招呼刘静进屋,刘静转身,看了眼刘长富,说:“爸,杜黑牛来咱家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