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尤科长就是那个肉山,他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伸出一只肥手,跟王旭握手,王旭感到那手全市非有,不由得有些恶心,使劲儿咽了咽,才把那感觉给压了下去。

“你南山的承包合同不合法,我们国土局准备撤销这个合同,通知你一声。这次来就是办手续的。”

尤科长堪称笑面虎,脸上笑着,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冰冷刺骨。

“啥玩意儿?撤销?尤科长,你是不是开玩笑呢?我没听错吧?”

“王旭你这个态度不好,我是代表国家跟你这么客气,如果代表我自己,我分分钟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你别猖狂,你个小比崽子,猖狂个什么劲?”

王旭摇摇头,这个尤科长瞎白长了一张“慈祥”的笑脸,这啥素质,简直就是流氓嘛!

他笑了笑,“尤科长,我想问你,你们国土局有这个权利吗?这可是我亲自跑县里,由县领导签字才办好的合同,你确定要给我废除?说废除就废除,总非得有个说道吧?”

“是这样的,大家都听说你这个人嘴尖皮厚腹中空,小人得志就猖狂,看来还真是这样儿,我告诉你,为了保证国有土地不被无耻小人霸占,我们国土局有权利拨乱反正。”

“哦,这样呀,我想问一下,长河县国土局什么时候有这种权利了?这是市里还是省里下的命令?”

尤科长脸色一变,拍了下这桌子,桌子都颤悠,他掏出一个表格,让王旭签字,王旭当然不肯签,尤科长笑着说:“你不签也可以,嘿嘿,小子,我可是给你机会了,你自己不会把握,以后出了什么事儿,可别怨我。”

王旭笑了笑,说:“尤科长,您呢,也别给我说这话,不管怎么说,咱们国家也算是法治社会了,你要是这样子,我能不能去县里告你呀?”

尤科长并不接茬,笑了笑,站起来走了。

杜黑牛假惺惺的说:“大棒呀,县官不如现管,现在,尤科长在县里可牛呢,所有跟土地有关的事儿,他都管,你说,这得多厉害,这不是跟过去的县太爷似的?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干嘛跟他都亲俄?他摘一根毫毛要比你的大腿粗,你……”

“杜黑牛,我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你跟反王同盟的那些人说,看他们有本事,还是我有能耐,咱们呀,骑驴看账本,走着瞧!”

杜黑牛脸色一变,藩王同盟那是很秘密的事儿,谁泄露出去的?

王旭嘿嘿一笑,说:“杜黑牛,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

王旭转身离开,笑脸立刻阴沉下来,在这种情况下,他也笑不出来,国土局开始动手了,而且一开始就上大招,根本就是想一把把他砸躺下呀,不过,他摸了摸怀里得批文,这可是省级单位下的批文,应该很好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