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王旭回到他曾居住的小院儿,坐在沙发上,敲着扶手,在想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做。其实,王旭很清楚,王家之所以向刘家下手,似乎并不仅仅是为了刘家。“没错,是为了你,是为了剪除你的羽翼,王旭,你要小心你身边的,与你有关的势力,我怕他们会被王家一一铲除,我觉得,这个王家,对你还是比较了解的。”“木老头,你一千年不说话,说一次话吓死人,这好几个月不说话了,你怎么突然又活了?”仙檀老人住在王旭的身体里,一开始特别活跃,最近这段时间,基本上不说话了,有时候隔很久才冒头说句话,冷不丁说话,把王旭吓得要死。不过,木老头亦师亦友,就像是一个睿智的老妖精,总是在关键时刻给王旭帮助,这让王旭不知不觉恶霸木老头当成了一个依靠,当然,他不会事事处处都依赖木老头。“王家河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你一开始处理的其实就不对,你应该展现力量,将王家闹个天翻地覆,这样你才能获得他们的尊敬给你和重视,这个世界,归根结底,是强者为尊,你们现在的官府,那些什么长有权有势,别人就尊重他们,那些地痞流氓有钱有势,别人就害怕他,你施展霹雳手段,收服了他们,他们就害怕你,尊重你!”王旭想了半天,叹了口气,他一直以来,似乎都有些想当然,觉得自己只要奉公守法,就会平安无事,仔细想想,他所获得这一切成就,其实还都是因为他那种逆天的体质。“对了,老头,不是说我要挨雷劈吗?这么久了,我怎么还没被雷劈?”“哈哈,那么想?你最近一直没有努力修炼,天天想着跟你那些莺莺燕燕连床上功夫,好家伙,我看了都禁不住心旌动荡,王旭,你荒废了太久太久修炼了。”王旭叹了一口气,说:“神经鹰对我没有威胁,大青山内部的力量我不会跟他们硬碰,人类世界中,也不会有什么力量能够对我造成威胁。”“你太天真了,你以为真的安全吗?就这个天河城里。就至少有两个能够轻易弄死的……”木老头说到后面不说了,王旭杜鳌也没想那么多,而是开始思考木老头的话。第二天,王旭用自己会处决的力量,强行将刘龙涎从死亡线上拖了回来,他告诉刘龙涎,要在整个刘家和不肖子孙刘山参之间选择一个,是愿意为了刘山参的背叛,毁掉整个刘家;还是为了刘家,暂时忘记刘山参的背叛刘龙涎老爷子叹了一口气,闭目思考了一会儿,再次站起来,变得龙精虎猛,威风八面。不过,王旭知道,老爷子活不过三年了,虽然有他补充回春决的力量,也是那种生命物质,但是,刘龙涎毕竟是老了。老爷子曲柳家祠堂呆了一晚上,这一晚上,谁也不知道老叶在里面怎么样,一家人,但凡有点地位的,都在祠堂外面等候着。直到第二天一早,晨光拂晓的时候,刘龙涎才出了祠堂,这时候的他,王旭跟刘龙涎,刘首乌和刘夏草他们商议了一整天,他们研究出了一系列的应对手段,不过,这就不用王旭亲自出手了,他只要坐镇刘家,不要被人端了老窝就行。三天,王旭在刘家待了三天,从家里传来消息,孙丽有急事找他。王旭确实感到了不方便,他咬咬牙,去营业厅买了一个手机,好家伙,又是好几千块,他肝儿都疼了。有手机就是方便,虽然六毛钱一分钟的电话费太贵了,但是,也算是值了。到了孙俪的公司,孙丽看起来有些憔悴,她告诉王旭,光辉药业遇到了大麻烦,一个药业公司起诉光辉药业盗窃配方,有严重的侵权行为,并且提出了高额的赔偿。王旭一愣,但很快明白,这里面肯定又是王家捣鬼。原来,王旭曾经给了孙长山两个配方,孙长山为了技术保护,没有注册专利,现在有医药公司拿出全套的专利手续,来找他们索要赔偿,如果按照他们说的,这个赔偿案一旦成立,三个光辉都不够赔偿的。“王旭,到底怎么办?光辉药业可是我爸爸辛辛苦苦一辈子打下来的江山,不能就这样轻易的断送呀。”孙丽坐在那里,不断地抹着眼泪,眼下,光辉药业换做其他人,可能就直接哭爹喊娘的数落王旭的不是,但是,孙丽没有这样,而是在心疼她的父亲,这样一来,这张悲情牌瞬间激活了王旭的雄心壮志。“没关系,你把这个对手公司的详细情况跟我说说。”这家企业叫做天王药业,据说是一家传承了上百年的老牌中药制药企业,手中掌握了若干中药方子,他们家的三丹六散享誉全国。最近这段时间,这个原本非常低调的企业,突然高调的公开了两张方子,一张用于男人温补肾精,一张用于疏通血管。这两张方子,跟王旭给孙长山的方子一模一样。天王药业明确指出,某省一家名叫某辉的药业公司,盗用了这两个配方,生产将近一年来,赚取了巨大的利润,同时也给天王药业带来了不可能弥补的损失,限某辉药业在十天之内赴天王药业解决问题。“王旭,到底怎么办呀,现在已经过去六天了,他去了一次天王药业,对方倒是十分客气,但是提出来的条件简直就是强人所难,他们竟然提出了总值一个多亿将近两个亿的赔偿,这么多钱,就是把我们家所有的产业和供都卖掉,也不够赔的。他们还开出来另外一个条件,就是只要我们完全跟你断绝关系,就不会对我们起诉啥的,不顾我爸没答应。我爸本来不想让我找你,但是,我实在是不想看到这份基业就这样白白被人家抢去!”“你为什么不怀疑是我把这两张方子从那个企业偷出来,然后陷害你们的。”孙丽撇了王旭一眼,说:“你说什么呢?我们要是不懂这里面的问题,怎么干药企,你别看制药企业外表风光,但是实际上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事儿多了去了!”王旭点点头,说:“其实,跟我断绝一切关系,也是个不错的办法,至少能够保全你们自己。”孙丽猛地站起来,指着办公室,说:“你给我滚!”王旭一愣,站起来摇摇头,笑了笑说:“孙丽,谢谢你们,这个事儿,我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