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这口井距离院墙大约五米左右,正好在大树树冠的覆盖范围内,旁观的人有些不淡定了,纷纷说那地方好像十多年前打过井,现在在哪里打井,纯粹是劳民伤财什么的。

李赛花不为所动,又不是他们掏钱,操着什么心?

常经理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打这口井,反正有王旭的五百块保底,打不出来,也有五百,打出来了,有一千块,他打的心安理得,不骄不躁。

第二天上午,这口井已经打了六十多米深,还是没有水,村里各种各样的怪话全出来了,说什么的都有,李田园的脸黑的跟锅底似的,要不是这打井钱是王旭出的,他早就跟王旭翻脸了。

他一开始还在井架跟前转悠,后来,他也是泄气了,干脆回家插上门睡觉去了。

王旭一大早骑摩托车过来后,听着那些怪话,就跟没事儿人似的,独自蹲在井架旁边看热闹。

有李家寨的人过来,冷嘲热讽的跟王旭说话,王旭笑脸相迎,一点也不生气,反倒跟人家聊得有来到趣儿的,那些人觉得没去,靠边儿站着,再不说话,王旭这才清闲下来。

李赛花也着急,不过,王旭神情很淡定,她知道王旭的能耐,所以勉强笑意盈盈,一点不露声色。

到了下午,井已经打到了将近一百米,但是还是没有水。

这时候,就连打机井的常经理都有些耐不住了,他把王旭拽到一边,说:“王经理,这情况还继续打下去吗?我跟你说,我现在的成本都不只三百块了,这要是真打不出井来,我可就赔死了!”

“常经理,你担心什么,我出钱,能把钱往水里扔吗?你就放心吧,这水,明天早晨,这水一定出!如果你不信,咱俩打个赌。”

常经理愣了一下,问:“打什么赌?”

“现在差不多一百米,如果到一百五十米,还没有水,我给你五千块。但是,如果出水了,李家寨四口井,你免费,怎么样?”

常经理上下打量了王旭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王经理,甭管真假,我继续干,豁出去了,不过,别以为我傻,我才不跟你打赌。”

王旭嘻嘻一笑,再不说话。

晚上,本来应该休息,但是常经理一咬牙,指挥他那几个伙计,晚上连轴转,设定好深度,机器继续轰隆隆的转起来。

有人出来抗议两声,但是,他们也就是埋怨埋怨,常经理赔礼道歉,陪足笑脸,但就是不停机。

李田园沉着脸,看都不看王旭和李赛花一眼,吃过晚饭后,直接回了卧房,王大春冲王旭笑了笑,就去厨房收拾去了。

李赛花帮她妈妈端完饭,回来拽了拽王旭的袖子,使了个眼色,王旭会意,跟她去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