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李家寨终于出水了,许多乡亲们跟李田园一样,喜极而泣,跑到了水井边,不顾喷涌而出的、浑浊的泥汤,欢快的手舞足蹈着,一些老人,不顾姓杨的嚎啕大哭这,但是,他们的脸上不是悲伤,而是激动!

王旭抹了抹眼角,转身回了李赛花那里,李赛花顾不上害羞,拉上窗帘,让王旭把衣服都脱下来,然后让她母亲拿了李田园几件衣服给王旭换上。

“赛花,这是五万块钱,这些钱,除了给常经理的打井钱之外,剩下的,你开始筹划建养猪场,这个事儿你自己肯定干不好,让我老丈人帮你,他经验多,在村儿里也有好号召力。不过,有一件事儿你一定要记住,最短的时间里拿下李家寨的村长位子,这事儿,我会跟美霞说的,我告诉你,你要是做不了村长,你们这几口井,只能有一个月的水,如果再干了,李家寨就搬家吧,这里住不了人了。”

这话不是吓唬人,有时候大自然就是这样的奇妙。

王旭说的,其实有些道理,当然他不会跟李赛华解释什么风水问题,李赛花对王旭那是一百个信任,直接点点头。

王旭回到了柳树屯儿,他只在李家寨待了三天,这边又变样了。

西山、南山都在大张旗鼓的搞着基建,在王旭的严格要求下,没有产生任何污染,虽然这样多付出了一大笔钱,但是,至少不会对柳树屯的环境造成任何影响。

这几天,所谓的反王同盟没有了消息,王旭知道,这班王八蛋肯定憋着着什么大招呢,他这几天频繁的跟秦局长联系,而且,还秘密的让夏然给秦局长送过去一笔钱,一笔天文数字的钱。

在大家的工资普遍几百块,不到一千块的时候,夏然给秦局长送去了五万块,这足足是秦局长将近五年的工资,原本有些懈怠的秦局长立刻生龙活虎的忙碌起来。

这一天,阴啸天突然秘密出现在王旭家里,他阴沉着脸,问:“后山的那个山洞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把你掌握的情况,事无巨细的告诉我!”

王旭一愣,他没想到老丈人竟然亲自炮打熬了她的面前,他想了一下,就把他知道的有关大青山的历史和传说故事说了一遍。

阴啸天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说:“王旭,我希望你能放弃后山山洞的整修,虽然投进去这么多钱,但是,必须放弃,据我所知,这后山山洞,可能是一个隐世门派的废弃山门,当年,他们是糟了大难,这才放弃的,但是,如果你把那里占了,变成一个安乐窝,我想,他们肯定不愿意。”

“阴叔叔,其实,在动工那一天,我就想过后果,我是这样想的,反正已经经是废弃了的,而且还没有了任何东西,就是个空荡荡的屋子,也从来没人告诉我不许住,我收拾出来,有什么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