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王旭看着鼻青脸肿的长毛他们,牙齿咬得咯咯响,下定决心要救他们出去。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胡大炮,“胡队长,行了,别在哪里装摸做样了,你们想办成铁案,我懂,你们无非就是桑大宝的狗腿子,想舔他屁股,所以才会这样。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桑大宝不会一手遮天,在县里ITA牛逼,在市里、省里,他算个屁。”

胡大炮楞了一下,有些恼羞成怒,嘿嘿一笑,说:“王旭,你牛逼,你正直,好,这样,咱们换个玩儿法,好不好?”

王旭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但是很快,他就懂了。

在一间很大的审讯室里,长毛他们几个人被吊在了天花板上,七八个警察站在他们身后,手里拿着橡胶警棍、电棍什么的。

王旭被锁在了铁椅子上,脚上手上锁了七八道,就连脖子,都用一根锁链给死死的锁住了。

“王旭,我再问你一句,你说不说?”

“说什么?说你舔桑大宝的屁股?那事儿太脏,我说出来,怕脏了我的嘴。”

胡大炮嘿嘿一笑,伸出了大拇指,“兄弟,你是好汉子!”

他一挥手,一个警察抡起橡胶警棍,就打在了一个兄弟的脸上,刺耳的惨叫声响了起来,太张嘴,吐出一口血,还有几颗牙齿。

“胡大炮!”

王旭心里这个疼呀,他瞪着眼,咬着牙,体内的力量不由自主的飞快运转起来。

天下,有实火,有虚火,有阳火,有阴火,王旭至阳之体,体内充盈至阳之火,他的力量已开始运转,屋子里的温度立刻直线上升。

“旭哥!”

长毛知道点东西,所以,一感到有问题,立刻大吼了一声,王旭一愣,屋里的温度瞬间下降,但即使是这样,胡大炮他们也跟洗了个澡一样,汗水警服都湿透了。

王旭美丽长毛,盯着胡大炮,说:“胡大炮,有本事冲我来,我王旭发誓,如果你在这样下作,你,绝没有好下场!”

胡大炮惊疑不定的看着王旭,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刚才一刹那间,他亲眼看到王旭身边的空气似乎都扭曲了,接着,一种酷热从心底升起,一瞬间就出了一身汗。

他倒退了两步,指着王旭,似乎想说什么。

王旭冷冷一笑,说:“胡大炮,我王旭还没有做不奥的事情,你不信可以继续试。”

接着,王旭抬起头来,大声说:“兄弟们,对不起,让大伙儿跟着我受罪了,我保证,大家都没事儿,任何事儿都没有。”

长毛手下几个兄弟,原本吓得而浑身哆嗦,但是也奇怪,王旭这样一说,他们立刻平静下来,就连那个被打掉了好几颗牙齿,疼的哇哇叫的兄弟,都感到自己不是那么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