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大家看着桑大宝,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桑大宝身下的那个女人,是国土局稽查科科长尤胖子的老婆辛凤兰,国土局的同事们都看向了有胖子,尤胖子长着嘴巴,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

“桑局长,凤兰,你,你们……”

“嘿嘿,你就是我的一条狗,我草你老婆,你得荣幸才对啊,说起来,我搞了你老婆七八年了,你老婆还给我生了个儿子,不错,不错,我实在没想到,她生了孩子后,更马蚤更浪了,你看看,你看看,她流了多少水儿……”

“桑大宝,我草你奶奶!”

男人都有个血性,自己的老婆被桑大宝这样糟蹋,尤胖子实在是忍无可忍,大吼着冲了上去。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顺手动桌子上捞起一个巨大的水晶烟灰缸,摁住桑大宝就砸。

桑大宝胯下的辛凤兰满脸含笑,躺在庄子上享受着桑大宝的冲击,大家贪婪的看着这个赤果果的女人,那小身材,真他么的好!

等大家想起要去拉住尤胖子的时候,桑大宝的半个脑袋都被砸瘪了,他的鼻子,嘴里不断地流出鲜血,辛凤兰这才清醒过来,吓得哇哇大叫。

尤胖子眼都绿了,几下把辛凤兰打的只剩下出气儿,没了进气儿,接着,他回过神来,看着大伙儿,说:“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服,我不服啊!”

接着,尤胖子就冲向了窗户,往外一探身,一使劲儿,翻了出去。

三条人命,就这样去了,在办公桌上,桑田量留下一封信,上面写着他为了买官,如何向司南行贿,如何寻找保护伞,然后在国土局内部,如何排挤以及,玩弄女性的那些事儿。

事情捂不住了,省里直接派人下来调查这个案子,据说司南为此停职审查一个多月。

“王旭,你太狠了吧,我虽然不明白你是怎么做的,但是,这事儿肯定是你做的,你说吧,你让我怎么办?是不是一定动用国家机器对付你才行?”

“唉,我就奇怪了,为什么警察老是来找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不懂你说什么。谢局长,不管怎么说,我算是欠你一个恩情,不过,你也不用这样一次次的来烦我,来找我吧?”

“我不多说什么了,王旭,你记住,这是最后一次,我最后一次跟你心平气和的说话,你必须收手,我不管你是不是有特殊能力,还是有什么奇怪的本事。总之,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次,我就是拼掉一切,也会把你绳之以法,我敢肯定,你比这个世界所有罪犯都要危险。”

王旭微微一笑,看着谢晨华,说:“谢局长,你儿媳妇似乎不大好,哦,当然,我说的不是你那个可以暖床的、跟你儿子好的小女朋友,而是你正牌儿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