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农民》



“你,你,你……”

“好了……”

王天澜气的都结巴了,但扬起得手,终归没有落下去,就在这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都别说了,孩子,我是大长老,我说两句,关于你父亲和王家的渊源,这牵扯到上一代的问题,就不跟你细说了。而你刚才说的,王沧澜和王野平对你爹迫害,我们会去调查,如果事实俱在,我们会给你一个答复。我们王家做什么都可以,就是